侵华日军“东宁要塞”的构筑与毁灭

作者:张志强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侵华日军“东宁要塞”的构筑与毁灭

 

 张志强

 

摘  要:东宁要塞是侵华日军在中苏边境上构筑最早、规模最大、屯兵最多的军事要塞。日本自诩为是坚不可摧的“国境一级阵地”,它的构筑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扩张野心膨胀的产物,意要控制东北,进攻苏联。1945年8月9日,苏联发起了远东战役,采取了出其不意的“闪击战”战法,以排山倒海之势给日本关东军以毁灭性打击。8月15日,日本政府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然而,龟缩到东宁要塞内的日本关东军依托坚固的筑垒工事和地下坑道负隅顽抗,拒不投降。在苏军强大的火力攻击下,战斗直到8月30日结束。东宁要塞成就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最后战场,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本文通过史料研究,记述了侵华日军“东宁要塞”构筑与毁灭的基本过程。

 

关键词:侵华日军;东宁要塞;构筑规模;毁灭过程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东北,为了巩固对我国东北地区的占领,实现其侵占亚洲,染指欧洲的野心,日军在我国与苏联、蒙古的边境线上秘密修筑了17个攻防兼备的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其规模之大堪称亚洲之最,日军将这条东起吉林珲春,西至内蒙古海拉尔,长达3700公里的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称之为“东方马其诺防线”。在17个要塞中东宁要塞是构筑最早、规模最大、屯兵最多的军事要塞。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龟缩在东宁要塞内的日军依托坚固的地下工事和坑道负隅顽抗,这里成就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最后战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一、“东宁要塞”的构筑

 

东宁要塞位于黑龙江省东宁县境内。东宁县与俄罗斯接壤,有179公里的国境线。1934年日本为实施其“北进”战略目标,开始了环中苏中蒙边境构筑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工程。其中,构筑的东宁要塞,东与俄罗斯海边疆区接壤,南与吉林省珲春要塞、北与绥芬河要塞相连,是侵华日军企图进攻苏联的“桥头堡”,战略地位十分突出。

 

(一)日军构筑“东宁要塞”,意要控制东北,进攻苏联

 

东宁要塞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扩张野心膨胀的产物。日本明治维新后,意欲推行大陆政策。所谓“大陆政策”,其实质就是要控制亚洲大陆。欲实现这一野心,日本认为面临的两大敌人,一个是苏联,一个是中国。1931年,日本占领了我国东北后,在其扶持下,在东北建立了以溥仪为首的伪“满洲国”傀儡政府,在对东北不断加强和巩固其殖民统治的同时,日本关东军企图以东北为基地,直接将侵略矛头指向苏联西伯利亚地区。从本质上看,“九·一八”事变不仅是日本实施其大陆政策,以武力吞并中国东北的具体步骤,还具有极其明显的侵苏战略意图,是日本继续在东北亚与苏联战略对抗的表现。1932年,日本内阁会议发布的《处理满蒙问题方针纲要》明确提出:“将满蒙地区作为帝国对俄对华的国防第一线。”①日本蓄谋“九·一八”事变成功后,立即向中苏边境地带渗透,在中苏边界地区形成了日苏武力对峙的局面,军事摩擦此起彼伏。这期间,日本对苏联发动过两次试探性进攻。第一次是发生在1938年7、8月间的“张鼓峰事件”。张鼓峰海拔155.1米,位于我国吉林省珲春县东南,中、苏、朝三国接壤地区,中苏国界线通过其山顶。日本为了试探苏联远东的边防情况及军事实力,相机夺取对苏作战的有利地位。日本决定在苏“满”边境上选择块不易扩大战争的地方,对苏实施一击。于是,日本以苏联边防军约40人进驻张鼓峰,并击毙一名窥视苏联边境的日本宪兵为借口,向苏提出抗议和声明,指控苏联越境,要求立即撤退,均被苏联拒绝。后来引发两军交战,仗越打规律越大。最后发展到上万人规模的武装冲突,日军最终被打退。第二次比较大的武装冲突是1939年5月至9月间的“诺门坎事件”。1939年5月,日军已陷入侵华战争的泥潭。盘踞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向中蒙边境诺门坎地区的苏军发动了军事挑衅。双方出动兵力近20万人,战争持续了4个月。结果日军遭到苏军优势兵力的沉重打击。“诺门坎事件”的教训使日本对苏联采取了谨慎态度。它的北进政策由此发生了动摇,暂时全力巩固在中国侵略的地盘。据资料统计,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关东军与苏联的边界武装冲突共计有1600余次,在各式各样的武装冲突中,关东军大多得到是失败的教训,这是日军在中苏中蒙边境建立环边境地下要塞群的重要原因。东宁要塞就是日军在这种侵略扩张野心膨胀背景下构筑的。17个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形成了对苏联长3700多公里、纵深达40公里的防御地带,也借此获得了对苏联作战的战略基地。日军咄咄逼人的要塞前沿工事距苏联国境线仅几百米。

 

(二)“东宁要塞”的构筑过程与规模

 

1931年,日本占领我国东北后,从那时起已开始大兴土木、修建局部的地下要塞。1933年4月底,日本参谋本部作战课长铃木率道视察伪“满洲国”和苏联相邻的国境线一带后,决定沿边境线地带构筑军事要塞。1933年11月,关东军组织了专业阵地修筑部队和专业军官,对东宁要塞施工地点进行勘查。1934年5月12日,日本关东军第三任司令官菱刈隆大将发布了“关作命第589号”《关东军关于在边境地带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附近修筑阵地的命令》②。命令发出之后,日本关东军随即在上述地区展开修筑军事要塞的第一期工程。至此,日军修建地下要塞“马其诺防线”的工程在中苏、中蒙边境分区段、有重点地全线展开。一期工程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于1935年夏秋之后完成,第二阶段大部分于1937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共修筑了东宁、绥芬河、海拉尔等8处要塞。东宁要塞主体工程到1937年末基本完成,其配套、扩建和附属工程直到日本战败仍在完善之中。

 

1937年后随着日本侵华战争的步步升级,日军加紧了在东北修筑军事要塞的进程,如日本关东军在《昭和十二年度至十六年度满洲国战争准备指导计划》中提出:“鉴于目前形势,依照日满共同防卫的观点作为对苏诸准备的一环,要加强北满开发的一个主要部分的国境方面的国防建设,使之与增强满洲的军备、开发产业、五年计划的措置相适应,要积极有力地发挥日满综合力量为基础,集中彻底实行这一措施。”③这一时期日军展开了修筑要塞的第二期工程。二期工程历时两年,共修筑了6处要塞,为进攻苏联继续进行战争准备。

 

1939年8月,日军开始了修筑要塞的三期工程。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美军珍珠港基地,引发了太平洋战争。日本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轴心国之一。此时它的战略目标已有所调整,在我国东北修筑的用于进攻苏联的军事要塞暂时转为防御,修筑要塞的第三期工程规模也随之缩小,仅修筑了3处要塞。至此,日军在我国边境地区构筑的17处筑垒地域和地下要塞的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呈扇形分布在中苏、中蒙边境线上。日军17处要塞的设计、修筑和使用都是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其保密措施由始至终贯穿着秘密侦察、秘密设计、秘密施工。施工时,为了不暴露核心的隐蔽工事,采取不爆破作业,运输不用汽车,周围派重兵把守,威逼劳工用钢钎一锤一锤地把洞体凿出来。

 

日军在修筑地下要塞的同时,在积极地扩军备战,从1934年开始先后在中苏中蒙边境地区组建了14个国境守备队,其中第1国境守备队就驻守在东宁要塞。1938年,日军为了进攻苏联,把东宁作为进攻的主攻阵地,不仅大量扩建军事要塞工程和后方基地,同时大量增兵,把东宁要塞变成了进攻苏联的“桥头堡”。 日军东宁要塞区内屯兵最多时达到13万之多。驻有3个师团、1个旅团守备队、2个国境守备联队。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装甲兵、炮兵、工程兵、航空兵、运输兵、卫生兵等。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南方战场连连失利,不得不大量抽调驻守东北的关东军南下增援,致使要塞守备兵力锐减,重武器也随之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东宁要塞是日军苦心经营十几年的最大的军事工程,关东军狂傲地称之为“国境一级阵地”。据《日本关东军》一书记载:“东宁筑垒地域在全面最大。”在东宁县南起大肚川镇的甘河子、北至二段林场的大石砬子、东至三岔口镇的麻达山、西至老黑山镇的和光村,正面宽约110公里,纵深约50公里的地域内,构筑了庞大的军事要塞群。其重点工程有勋山要塞(5万平方米)、胜哄山要塞(7万平方米)、朝日山要塞(6万平方米)、太阳升东山要塞(已被炸毁)、麻达山要塞(5万平方米)、三角山要塞(1.5万平方米)、409高地要塞(已被炸毁)等多处。地下要塞大都构筑在海拔230至500米的山上,每个主阵地由3个地下要塞和数百个地面永备工事组成,如胜哄山主阵地由胜哄山要塞、朝日山要塞、勋山要塞及荣山等野战阵地组成。庙沟主阵地由麻达山要塞、三角山要塞、409高地要塞组成。各要塞主阵地配备有240毫米、300毫米口径重型火炮,各自形成并交叉火力网。阵地前沿设有反坦克壕,阵地之间战壕和交通壕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在地下要塞与地下要塞之间的平川地带,设置了多道反坦克壕和梯形永备工事,重要的交通要道设置了碉堡④。东宁要塞群里各种设施齐全,有发电室、弹药库、粮库、炊事房、水井、卫生所,还有宿舍、指挥室等。地下坑道呈拱形,高2米、宽1.7米。坑道两边排列着大小不等的房间。每个交叉路口或转弯处都设有射击孔,便于在坑道战时实行狙击。坑道底部两侧有用于排水的沟槽。坑道顶部每隔35米即有一个通风孔,直通山顶。每个地下要塞群有多个出入门,每个出入口分别与地面部队集结地、火炮阵地、观察所等相通,成三角形配置,这种构筑方式能够在进攻,尤其是防守中相互支援、相互配合、互为补充,不留死角,从而给攻克要塞增加难度。据当年在要塞被俘虏的日军透露,洞内物资供应齐全,在没有任何外来供给的情况下,各要塞作战部队可以在地下要塞内生存半年。据《苏军远东战役资料汇编》记载:“东宁筑垒地域共筑有永备火力发射点402处,土木质火力发射点511处,指挥观察所111处,掩蔽部100处,钢帽堡4处,火炮发射阵地79处,野战机场10处,反坦克壕455公里,兵工厂1座,弹药库79个,油库1座,物资库50座,给水站10余处,军医院4座和800多公里军用道路。”⑤东宁要塞群堪称是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据《日本关东军》一书记载:“设备作为个别论述,东宁阵地的规模在全国境中最大。”⑥

 

东宁要塞群如此浩大、复杂的工程,在20世纪30年代机械化程度很低的情况下,全部是靠人工构筑的。修筑要塞的劳工就有17万之多。大批的劳工来自何方呢?日军用于挖掘工事劳工的来源,一个是战俘,他们叫特殊工人。另外,就是通过诱骗、强招或抓“浮浪”,就是那些在街上闲散的青壮年劳动力。他们使用多种手段在我国东北、华北等地大肆掠夺民工,为其完成边境“筑城计划”。劳工们劳作的环境多为荒山野外,深山密林,或是地下山洞。住所都是临时用树干和席子围成的半穴居式的席棚子,棚内低矮潮湿,露天漏雨。恶劣的环境,繁重的劳役,使大批劳工积劳成疾,躯体受到致命性摧残。每处劳工的工地现场周围,都有成堆的死尸,或叫死人沟。然而,为了保守机密,残无人性的日军在工程完成之后,就把那些修筑核心工事的百万劳工集体枪杀了。个别所幸逃脱的民工、日本老兵的回忆录和日军地下工事附近发现的“万人坑”就是最好的铁证。日本投降前,修筑麻达山要塞的劳工被残忍的日军活活地堵死在坑道内。据《东宁文史资料》记载:“该工事依山脉走向,长约10余里。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投降前,曾将几千名劳工骗入洞内,然后用砂石将洞一段段堵死。从此这此劳工就永久被埋葬在里面。”⑦侵华日军“东宁要塞群”不但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历史见证,也是其犯下滔天罪行的历史见证。

 

二、“东宁要塞”的毁灭

 

日本自诩的东亚首屈一指的“东满永久要塞”、“国境一级阵地”,1945年8月,在百万苏军排山倒海之势的攻击下很快土崩瓦解,成了日本关东军自掘的坟墓。

 

(一)“东宁要塞”在苏军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成了日本关东军自掘的坟墓

 

1945年5月上旬,德国法西斯灭亡,欧洲战场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最后阶段。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苏、美、英三国政府首脑斯大林、杜鲁门、丘吉尔以及三国的外交部长、参谋长和顾问等,在德国柏林西南的波茨坦举行了“波茨坦会议”,就一些共同关心和面临的重大问题进行协商。会后发表了《美中英三国敦促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中国政府虽未参加讨论,但事前征得中国政府同意,所以公告以三国共同宣言的形式发表。当时苏联尚未对日宣战,没有签字。

 

日本法西斯面对四面楚歌,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公开拒绝了波茨坦公告,同盟国只有对它进行最后一战。美国政府为了掌握战胜日本的主动权,于8月6日在日本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8月9日,又在长崎投下了第二颗原子弹。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午夜,苏军采取了出其不意的“闪击战”战法,以后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1方面军和远东第2方面军计150万大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分三路从数千公里的正面同进向日军发起进攻,对企图依仗中国东北负隅顽抗的日本关东军给予毁灭性打击。在同盟国军队的强大攻势下,8月15日,日本政府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然而,龟缩到黑龙江东宁、虎头等要塞内的日本关东军依托坚固的筑垒工事拒不投降。在地面工事被摧毁难以立足时,白天他们躲入地下要塞,负隅顽抗。夜晚不时派出小股部队,偷袭苏军,苏军伤亡很大。为了对付坑道内顽抗的日军,苏军在多次劝降无果的情况下,采取了多种关门打狗的战法。先是用猛烈的炮火轰击洞口,使其封闭,窒息里面的敌人;对火炮射击受限的洞口派出工兵爆破,再就是用火焰喷射器向洞内喷射火焰,或从洞口、通气孔、竖井向里面灌注汽油,纵火焚烧,消耗坑道内的氧气,烧死、窒息敌人。8月16日,苏军占领了东宁要塞群中的麻达山要塞山体的表面阵地。一股日军躲藏到坑道内继续顽抗,苏军派出军使到地下劝降,残忍的日军把军使打的遍体鳞伤,剁掉手指,割下舌头后“放回”,激起苏军官兵的极大愤恨。苏军见敌人顽固不化,已失去劝降意义。于是,将汽油从16米深的天井灌入地下,随即点燃,引起大火,要塞随之发生爆炸,部分坑道垮塌。坑道内1000余名日军或被垮塌的洞体岩石砸死或被汽油燃烧后产生的一氧化碳气体毒死,仅有29人从3号洞口逃出被俘⑧。在苏军的围困下,有的要塞由于洞穴内人员过多,尸体腐烂抬不出去,空气污染,痢疾流行,后来已经到了不战自毙的程度。仅东宁要塞中的胜哄山要塞,日军投降时,抬出的死尸就有150多具。“多行不义必自毙。”日本关东军哪里会想到,这些以中国劳工血肉和尸骨掘出的地下要塞最后竟成为埋葬他们自己的坟墓。

 

(二)“东宁要塞”是抗击日本关东军的最后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远东战役发起时,苏军万炮齐鸣,数个轰炸机师,对日军要塞和重要的军事目标进行了周期性轰炸,摧毁了大量日军前沿工事和要塞地表目标。苏军发起攻击时,对日军要塞除能迅速攻克外,均采取了侧翼迂回战法,对其实施封锁、分割、包围,然后逐一围歼,而主力部队则继续向前推进。

 

远东战役8月9日零点发起,6天后三路大军从各个方向向前推进了几十公里至数百公里,完成了对沈阳、长春、吉林、哈尔滨和齐齐哈尔等地日军的分割包围。到8月24日,随着沈阳、旅顺、大连国土的收复,除位于中苏边境的东宁、虎头要塞内的日军由于通信中断没有接到上级的停战命令,仍在顽抗外,侵华日军已集体投降或解除武装。因此,发生在清剿要塞内残敌的战斗,就成了中国抗日战场上的最后战斗,这里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问题,一度说法不一,有虎头要塞、东宁要塞之说。但从历史考证和各方面资料论证看,二战终结地在东宁要塞之说更见长。据史料记载,8月26日苏军攻克虎头要塞。日本关东军军人岗崎哲夫所著的《最后的关东军》一书,也记述了战斗的最后情景。“8月26日下午3时左右,虎头要塞最后一伙隐藏洞里的残兵,即守备猛虎山中部一座山丘(中猛虎山)的日军守备队炮兵二中队被全歼,虎头要塞被彻底毁灭。”⑨而肃清龟缩在东宁要塞内残敌的最后一场战斗发生在8月30日。

 

中国抗日战场上的最后一场战斗,就发生在东宁要塞群中的胜哄山要塞。该永备阵地的地下要塞内部,防备极其严密,除驻守阵地的部队外,其他人无法知晓 ,就连其他部队的将校军官也无法轻易地接近该阵地。阵地内部设施非常齐全,仅地下要塞就可容纳兵员1000多人,南北与其他要塞阵地由隧道贯通,东西与其他要塞相连。周边5个阵地以胜哄山阵地为中心,互相连通,没有死角,是一个机动灵活、防御功能齐全的地下要塞。

 

8月9、10日,苏军以陆、空优势火力向胜哄山等要塞发射了7000吨炮弹,山体表面被猛烈的炮火炸变了形,迫使日军全部躲入地下工事。10日,苏军106筑垒守备部队、一个炮兵旅和两个大口径独立炮兵营把胜哄山要塞团团围住。随后,苏军采取分割围歼、各个击破的战法,先后攻克了胜哄山要塞周边的其他阵地,使胜哄山要塞内的日军成了孤军、困兽。不甘失败的日军白天龟缩在地下要塞内观察动静,夜晚时常派出小股敢死队袭击苏军炮阵地。他们借助茂密的草丛、灌木丛掩护,隐蔽地接近炮阵地,多次得手,使苏军的炮阵地遭到严重破坏。苏军派出一支30人的侦察分队抵近要塞侦察,全部阵亡在躲藏在暗堡内日军的枪口下。胜哄山要塞,苏军久攻不下,几乎每天都有伤亡,两次派出军使前去送信劝降,仍不凑效。为了尽早结束战斗,苏军在间岛日军战俘营里,找到一名叫河野贞夫的中佐,他曾任关东军第三军后勤参谋,在东宁地区驻防过,熟悉胜哄山阵地的情况。于是,苏军让其带上信件,前往要塞传达“天皇下发的诏书”、“关东军最高司令官对停战的命令”和“第三军司令官的停战命令”,敦促日军尽快投降。在苏军的护卫下,河野贞夫进入要塞,向驻守要塞的斋藤俊治部队长传达了天皇的诏书和关东军的停战命令。看到停战命令,听了河野贞夫的介绍,坑道内残存的日军确信了日本战败消息的真实性,一时间哭声、喊声、绝望的尖叫声在地下要塞内回响。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斋藤俊治经过两天的苦思,最终接受了苏军的指令,下令在胜哄山阵地最高点的哨所上挂起了白旗。8月30日中午,地下要塞里的日军像土窝里的蚂蚁一样纷纷钻出洞穴,他们在地下要塞里被围困了18天,一个个尘土满面,在苏军指定的地点站成五列纵队,放下武器,摘下头盔,集体向苏军投降。

 

胜哄山要塞战斗,日军战斗人员1200多人,投降901人,战死、失踪300多人。苏军在这次战斗中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牺牲了一个大队以上的兵力。前苏联战地记者干德拉多维奇所著的《最后的一次战斗》一文中记述了东宁要塞战斗的概况,他最后写到:“日本鬼子开始从自己的巢穴中跑出来:首先是完好的俘虏,后面是伤号,接着是拖出来的死尸,这样的死尸有150多具。”“这一切都是在1945年8月30日发生的事情,这天以前磨盘山(磨达山)也被我们光荣地攻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斗就是这样结束的。”⑩

 

历史无言,遗址犹在。日军自诩的坚不可摧的“东方马其诺防线”也无法挽回其战败的结局,发生在东宁要塞的最后一场战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划上了沉重的句号。这里既是日本侵略者自掘的坟墓,也是热爱和平的人们永远不能忘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

 

 

                                                                                                                                 (作者单位:沈阳炮兵学院)

 

注释:
①《东北抗日联军史料》东北抗日联军史料编写组,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12月,第787页
②《日之完》张正隆 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02年8月,第25页。
③《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13页。
④《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1页。
⑤《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21页。
⑥《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1页。
⑦《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79页。
⑧《从旅顺到东宁》王宗仁 著,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7月,第336页。
⑨《中国东宁要塞研讨会材料汇编》2005年8月,第17页。
⑩《要塞风云》韩茂才 著,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2004年4月,第360页。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