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中国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的辉煌

作者:王建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东宁要塞--凝聚中国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辉煌

 

王建

 

一、东宁要塞研究之历史特质与现代意义

 

迄今,国内有关东宁要塞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成果累累,基本代表了中国抗日史学界的研究水准。本文在继承学界研究之基础上,拟再有所探索创新。首先,东宁要塞与日本侵华战争与伪“满洲国”的发展轨迹息息相关。1931年关东军制造“九一八事变”,在张学良东北军屈辱退让的形势下,迅即侵占东北全境[1];1932年3月1日,关东军策划建立伪“满洲国”,宣布定都长春(改称新京);3月9日以溥仪为“执政”,以郑孝胥为“国务总理”,年号“大同”。8月,日本公布《满洲经济统制根本策案》,提出“日满经济一体化”,规定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和“南满铁道株式会杜”为统制“满洲国”之经济支配机构。9月15日,《日满协定书》签订,伪“满洲国”把东北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一切大权“委托”日本[2]。1933年3月,日本又公布《满洲国经济建设纲要》,推行“日满经济一体化”[3]。在日本的操纵下,1934年3月1日,伪“满洲国”正式更名为伪“满洲帝国”,溥仪改任“皇帝”,年号为“康德”;1935年。简述之,近代以来,日本虽是“海洋国家”但践行“大陆国家”之发展道路[4],其既定国策就是把中国东北建设为日本帝国之远东边陲。

 

为了实现伪“满洲国”之“日本化”,日本积极推动日本移民大量移居东北,曾制定实现日本移民500万的“国策移民规划”。其中包括大量的来自台湾、朝鲜等殖民地的移民[5]。据1940年伪“满洲国国务院”编纂之《康德7年度临时国势调查报告》统计:截止1940年,伪“满洲国”总人口为43202880人,其中中国人口为40858473人,日本人口为2271495人(其中,日本人819614人,日籍朝鲜人1450384人,日籍台湾人1497人)[6]。从1905年到1945年的四十年间,日本在对东北进行军事侵略与经济掠夺的同时,还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地向中国东北地区移民,强行占用中国农民土地和私有财产的行为屡屡发生。根据2014年吉林省档案馆新发掘的一批档案资料显示,日本曾大规模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活动,并在移民过程中掠夺土地和各类资源,企图达到永久统治中国东北的目的。一份形成于1943年(昭和十八年)六月的鸡宁宪兵队《思想对策月报(五月)》,记载了日本对勃利县农民土地的强硬“收买”:不仅雇农、佃农、自耕农的土地被侵占,就连有些有百余垧土地的大地主也未能幸免。在一份名为《集团移民现状一览表》的档案中,以图表的形式记录了从1932年10月第一次武装移民团开始,到1937年间,日本先后进行的六次“集团移民”的情况。“集团移民”的分布、数量、现状以及作物面积等都被详细记录下来。掠夺土地是殖民活动开展的基础。档案显示,日本曾在东北成立“日满土地开拓公司”,通过验收、抢夺并销毁地契等方式,大量掠夺东北农民土地。根据档案记载,1943年2月第十三次集体“开拓团”从日本佐贺县迁移200户移民入侵位于中国东北的辉南县,廉价收买土地,却又不全额支付地价。这种名义上的“收买”,实际上是变相的强制掠夺和侵占。关东宪兵队《对满洲国内日满民族矛盾等的民情调查》、《关于收买土地引起中国人地主反对情况的通牒》等档案还记载了在侵占土地的同时对东北人民的残暴侵害[7]。因而,巩固伪“满洲国”之边境,为日本移民提供强有力之塞防保障,实现伪“满洲国”之“日本化”,此为日本大力修造东宁要塞的战略图谋之一。

 

其次,东宁是日本永久占据中国战略规划的具体体现。东宁地处中苏边境,距乌苏里斯克60公里,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152公里。位于牡丹江市东宁县境内的东宁要塞,是日本为永久统治中国东北和抵御前苏联而修筑之超级军事筑垒(北起绥阳镇北阎王殿,南至甘河子,正面宽100多公里,纵深50多公里),是中苏中蒙边境沿线17个军事要塞中综合规模最大的,号称“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和被誉为“东方马其诺防线”。1933年1月,关东军侵占东宁后,仅7000多平方公里、人口仅3.5万人的东宁,竟进驻13万多日军,平均每平方公里有185个日军,整个东宁变成了日本的大兵营。按着既定的侵占计划,关东军强征数十万中国劳工,历时10余年,把东宁建成规模庞大的军事要塞群。还有勋山要塞、胜洪山要塞等10多处地下军事要塞,由军用铁路和公路联为一体。其中勋山地下军事要塞占地5万公顷,山势险峻,隐蔽性强。东宁要塞曾屯驻关东军三个师团,计13万多人[8]。

 

据记载,修造东宁要塞的17万中国劳工冤魂长眠于此[9],亦有百万人之说[10]。
东宁要塞的历史特质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东北的永久性战略占据;研究东宁要塞对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极为关键的现代意义。1998年6月10日,东宁县政府批准公布东宁要塞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1月10日,黑龙江省政府批准东宁要塞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5月建立“东宁要塞陈列馆”;2005年10月18日“东宁要塞历史陈列馆”开馆,2008年正式命名东宁要塞博物馆。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为东宁要塞题词,“勿忘国耻,强我中华”。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责必须追究!

 

二、东宁要塞史—中国抗日战争史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的一页

 

东宁要塞的建设及灭亡过程,与中国抗日战争史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处于同一过程,是不可或缺的一页。在东北境内,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及伪“满洲国”建立后,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开展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至1940年,在抗日将领周保中的率领下,东北抗日联军余部退入苏联境内整训,有效保存了东北抗日斗争的武装力量[11]。
在日本国内,法西斯势力日趋猖獗。1932年“五一五事件”,结束了日本政党内阁时期。1936年“二二六事变”则标志着法西斯体制的最终确立。在国际社会方面,1936年11月25日,《日德防共协定》签订,其矛头直指苏联。1937年11月6日,意大利宣布加入《日德防共协定》,最终形成所谓“柏林-罗马-东京轴心”之法西斯侵略扩张体系(匈牙利、西班牙以及伪“满州国”亦于1939年先后宣布加入该协定),标志着法西斯主义已经成为一种国际势力和侵略性国家集团。1937年“七七事变”“八一三事变”与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进入中华民族全面抗日战争阶段;1938年7月,日军进攻武汉,扩大对华侵占。同时日本开始在东北边境地带制造一系列对苏之军事挑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1938年张鼓峰事件与1939年诺门罕事件等。

 

张鼓峰位于中朝苏三国交界之吉林省珲春县敬信乡(按1858年《中俄瑗珲条约》,此处为两国国界,但无明确之界线标桩,苏联称哈桑湖地区)。张鼓峰又名刀山,是一个海拔152米的高地。张鼓峰南麓之防川湖,与朝鲜豆满江隔江相望。张鼓峰东侧和北侧分别是俄罗斯的哈桑湖和波谢特草原。1938年7月末8月初,爆发日苏军事冲突之张鼓峰事件,最终是关东军惨败[12]。诺门罕是位于内蒙呼伦贝尔盟与外蒙之间的荒原,旧译“诺门坎”。1939年5月至9月,发生日本关东军、伪“满洲国”军与苏军、蒙军进行剧烈军事冲突之诺门罕事件。此战最终以关东军惨败而告终,日本陆军省被迫承认“诺门罕之战是日本陆军自成军以来首次惨败”[13]。这两次战役的结局,使日本明确了解到苏联军力的强大,故进一步加强对东宁要塞群的坚固性修造。

 

那么,东宁要塞群在苏联红军进攻东北时的战略堡垒作用如何?按照迄今以来的一般说法,苏联红军在1945年8月9日到8月20日的远东战役中,全歼关东军并解放中国东北全境,而且东宁要塞群似乎没有发挥出设计的抵御作用。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及媒体宣传中,对于远东战役亦有很高的评价[14]。但近年来中国史学界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提出一系列不同的新论点。

 

1945年4月5日,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通知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苏联将不延长签订于1941年4月13日的《日苏中立条约》(条约规定直到1946年4月失效,同时在其失效前一年,如某方不提出取消,则自动延长五年),意味着该条约将在1946年4月到期失效。5月8日,德国宣布投降;7月26日,美国、英国和中国三国发表《波茨坦宣言》,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6日,美国首颗原子弹袭击广岛;8月8日深夜,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向佐藤尚武递交苏联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的宣战书;8月9日,美国再以原子弹袭击长崎; 8月10日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

 

8月9日,苏联发动远东战役,150万红军进入东北;参与远东战役的苏军分成后贝加尔、远东第一方面军和远东第二方面军等三大集团群。后贝加尔方面军从蒙古越过大兴安岭进攻大连旅顺、长春沈阳山海关等地。远东第一方面军从太平洋方向进攻牡丹江、吉林、哈尔滨。远东第二方面军从松花江姚河方进攻哈尔滨。远东第一方面军的进程受到守卫绥芬河、密山、东宁、东兴等军事要塞的关东军的顽强抵抗;8月16日,关东军宣布投降。8月19日,拒绝接受关东军投降的苏军空降兵强占长春和沈阳。至8月20日,失去上级联系的虎头、东宁等军事要塞仍在顽强抵抗。虎头要塞坚持到8月26日才被攻克,1400名日军除少数之外全军覆没,苏军伤亡数量相当。东宁要塞坚持到8月28日,关东军派员前来宣读投降命令后才最后投降。总之,至8月15日东北包括齐齐哈尔、哈尔滨、牡丹江、长春、沈阳、通辽等城市均没有被苏军占领。关东军利用海拉尔、索伦、富锦、佳木斯、绥芬河、东宁和牡丹江等的军事要塞进行了顽强的抵抗[15]。历史真相不容蒙蔽,东宁要塞的历史角色亟待客观阐述。

 

三、加强东宁要塞研究,促进中国抗日战争史研究

 

自1894年(本文坚持认为,甲午战争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的肇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以来,犯下罄竹难书的一系列反人类之重大罪行,但迄今日本右翼势力仍顽固坚持抵赖的立场。自2012年安倍第二次内阁成立以来,日本否定历史罪责的势头有增无减。中国学者指出:事实不容扭曲,历史不容遗忘。2015年正值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联合国通过决议将召开特别会议纪念二战造成的深重苦难,世界都将铭记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教训。就连二战战败国德国的现任总理默克尔近日访日,也多次提醒日本应当正视历史。对此安倍及其政府却居然装聋作哑,不予回应,又一次输掉了良知。鉴于此,我们认为,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日本安倍政府能够正确对待和认识历史问题。面对这一复杂化、尖锐化、长期化的历史认识问题,我们应做好长期工作、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16]。

 

2015年4月29日,安倍晋三首相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讲时,继续无视各界要求其正视日本侵略历史的呼声,在演讲中用含糊的语言表达悔过之意,以此逃避日本的二战罪责,其用意在于淡化日军暴行[17]。2015年8月14日,安倍晋三发表战后70周年历史谈话,依旧故伎重演、闪烁其词,不正面承认日本的历史罪责,还公然提出“不能让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担负起继续道歉的宿命”,公然向中国人民提出挑战。

 

对于安倍的如此一贯伎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和亚洲受害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正确认识和对待过去那段历史,是铭记历史、捍卫正义的要求,是日本与亚洲邻国改善关系的重要基础,也是开创未来的前提。在国际社会共同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的今天,日本理应对那场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的性质和战争责任作出清晰明确的交代,向受害国人民作出诚挚道歉,干净彻底地与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切割,而不应在这个重大原则问题上作任何遮掩。历史问题关乎中日关系政治基础和中国人民感情,中方一贯主张“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只有正视历史,才能开辟未来。中方敦促日方切实恪守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方在历史问题上向中方作出的郑重表态和承诺,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18]。

 

谎言不可能成为真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中国著名抗战史大家汤重南教授指出:苏联(前苏联)对日宣战并出兵中国东北的行动,加速了日本的无条件投降,提前结束了战争,为促进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而东宁作为远东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地,其历史意义更加突出,东宁要塞群遗址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妄图霸占中国东北和企图侵略苏联的历史罪证”[19]。这一论断符合史实。

 

面对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历史史实与历史罪责的逆流,中国抗日战争史学界须大力加强有关抗日战争史的实证研究。东宁要塞是二战的历史遗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战场,也是侵华日军侵占中国的铁证。同时,也是最大集中埋葬中国劳工的场所。但有关研究仍存在诸多“空白”之处、亟待加强,如修造东宁要塞的中国劳工死亡人数需要继续落实;日本关东军设计修造东宁要塞的秘密档案需要继续搜集;修造东宁要塞与满铁的关系;在苏军远东战役中之东宁要塞战例的实证研究等。值得称赞的是,近年来东宁要塞研究者的开拓积累是显著的[20]。

 

慮善以動,動惟厥時。2015年7月30日,习近平在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长期以来,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研究,党史部门、军史部门、高等院校、社科研究机构等单位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宣传文化部门和社会各界也做了很大努力。同时,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地位和历史意义相比,同这场战争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影响相比,我们的抗战研究还远远不够,要继续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习近平强调,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要坚持正确方向、把握正确导向,准确把握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进程、主流、本质,正确评价重大事件、重要党派、重要人物。要从总体上把握局部抗战和全国性抗战、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等重大关系。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8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14年抗战的历史,14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要以事实批驳歪曲历史、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的错误言论。习近平指出,要加强国家层面的统筹协调,按照“总体研究要深、专题研究要细”的原则,制定中长期规划和具体工作方案,确定研究重点和主攻方向。要整合全国学术机构和研究队伍,协调各地党史、军史、档案、政协文史资料、地方志、社科院、高校等部门和机构的力量,扶持民间研究,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国际等领域对抗战进行系统研究,推出高水准的权威专著和通俗读物。有关部门要加强指导和协调,国家社科基金、出版基金要把抗战研究纳入重点资助范围,加大支持力度。习近平强调,抗战研究要深入,就要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要加强资料收集和整理这一基础性工作,全面整理我国各地抗战档案、照片、资料、实物等,同时要面向全球征集影像资料、图书报刊、日记信件、实物等。要做好战争亲历者头脑中活资料的收集工作,抓紧组织开展实地考察和寻访,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习近平指出,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宣传阐释和主题教育活动,使全国各族人民牢记由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历史,牢记中国人民为维护民族独立和自由、捍卫祖国主权和尊严建立的伟大功勋,牢记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的伟大贡献,弘扬伟大抗战精神。要加强抗战遗迹保护开发,发挥各类抗战纪念设施作用,为开展抗战研究、展示研究成果、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提供阵地。要推动国际社会正确认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要加强抗战研究的国际学术交流。要推动海峡两岸史学界共享史料、共写史书,共同捍卫民族尊严和荣誉[21]。

 

来自最高领导层的关注,将为东宁要塞研究的顺畅发展带来巨大动力!“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真誠地期待东宁要塞的研究再現輝煌。

 

为此,本人提出如下之四点建议:
1、东宁要塞群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向国际社会彰显反对战争、维护和平之正义原则;
2、采用雕塑或动漫等现代化媒介形式,举办全国或全球巡回展览及网络推介;
3、由国家和黑龙江省共同创建东宁要塞国际研究中心,招募精英专家,开拓东宁要塞之国际研究品牌;
4、借鉴当下日趋高潮之日本学界的满洲史研究,应以东宁要塞为线索,积极开拓、提升相对落伍的中国东北史包括满铁史等的研究,应积极开发相关史料并建立东宁要塞史料库。
愚意所及,僅為一管之見,尚祈不吝教正!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1]参考:常钺,饶胜文《九一八:事变背后的角力》,中央党史出版社2005年版;宋希濂、董其武等著《正面战场:九一八事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版;胡玉海《“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境内外国军事势力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郭俊胜、胡玉海《张学良与九一八事变研究》,辽宁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郭永虎“近十年来中国学界关于九一八事变研究综述”,《中共党史研究》2011年第12期等。
[2]于耀洲、黄志强“从《日满议定书》及相关附件的内容看伪满政权的傀儡性”,《齐齐哈尔大学学报》2008年第3期。
[3]“1934年6月28日‘满洲帝国’实行日满经济一体化”,中国网2009年6月27日/http://www.china.com.cn/aboutchina/txt/2009-06/27/content_18023137.htm。
[4]参考五百旗头真《战后日本外交史(1945-2005)》,吴万虹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07年版,第8页。
[5]参考:許雪姬等《日治时期在“满洲”的台湾人》,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2002年印行;王键“日本近代对华外交中的‘台湾籍民’策略初探——以谢介石、辜显荣为例”,39千字,载《东方外交史中的日本》,澳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高乐才《日本“满洲移民”研究》,人民出版社2000版;左学德《日本向中国东北移民史—1905至1945年》,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史向辉“评沦陷时期日本对中国东北朝鲜移民的政策”,《北华大学学报》2005年第6期;奥本广明“伪满时期在东北的朝鲜移民的社会地位及生活状况”,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2003年硕士论文等。
[6]参考:王胜今《伪满时期中国东北地区移民研究:兼论日本帝国主义实施的移民侵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
[7]“档案显示:日本曾向中国东北进行多次移民侵略”,新华网2014年4月27日/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4/27/c_126438890.htm。
[8]参考:宿伟东主编《侵華日軍東寧要塞揭秘》,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肖炳龙“关于虎头要塞研究的若干问题”、《学习与探索》1995年第4期;车霁虹“东北边境日本关东军要塞的历史与现状考察”,《北方文物》2008年第3期;谭天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苏日虎头要塞战役研究”,《西伯利亚研究》2009年第3期;段光达、沈一民、谢德宝“国内关于日本关东军要塞研究述评”,《学术交流》2010年第8期等。
[9]“东宁要塞群17万劳工尸骨堆砌侵略罪”, http://news.sina.com.cn/s/新浪网2005-08-02/07586588089s.shtml。
[10]经过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多位专家近四年的研究和实地考察发现:日本在中国东北边境修筑要塞等军事工程,强征和奴役中国劳工320多万人,造成了100多万劳工的死亡。见“侵华日军东北边境要塞揭秘:百万中国劳工惨死”,中广网2005年7月28日/ http://www.cnr.cn/news/t20050728_504088780.html
[11]赵俊清:《周保中传》,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赵素芬、张舒勃编《周保中:东北抗日游击日记》,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田艳萍《近三十年来东北抗联史研究综述》,《东北史地》2012年第2期;马莉亚“周保中对东北抗联史研究的贡献”,《世纪桥》2012年第18期;郭渊、李丽“东北抗联史研究的三十年”,《学理论》2008年第6期。
[12]“百度百科:张鼓峰事件”,http://baike.baidu.com/view/643125.htm
[13]“百度百科:诺门罕事件”,http://baike.baidu.com/view/660808.htm
[14]如“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下的社会主义苏联的军队和人民,在战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人民日报》1975年9月3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三十周年》);远东战役“一举摧毁了霸占中国东北多年的关东军和其他日军,在最后彻底击败日本帝国主义的战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王捷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大词典》华夏出版社2003年版,第291页等)。引自黄力民“被误解的远东战役”,共识网2010年8月16日/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0081615896.html。
[15]参考:(曾任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俄国课课长)林三郎编著《关东军与苏联远东军》,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日本研究室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远东战役苏军全歼关东军是误传”,网易网2012年1月31日/ http://war.163.com/12/0131/11/7p3fqjje0001123l.html;广陵散“苏军到底有没有打败关东军”,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2_9388729_1.html
[16]“汤重南:无论怎样重复,日右翼的谎言依旧是谎言!”,新华网2015年3月11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3/11/c_127568444.htm。
[17]“安倍晋三美国国会演讲避谈战争罪责 遭多方抨击”,中新网2015年4月30日/http://www.chinanews.com/gj/2015/04-30/7245524.shtml。
[18]“纪念抗战胜利 重温民族信念”,新华网2015年8月16日/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5-08/16/c_1116265955.htm。
[19]“专家:黑龙江东宁是远东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地”,中国新闻网2013年8月15日/http://www.chinanews.com/gn/2013/08-15/5163562.shtml。
[20]【中苏情报秘密地道被发现】黑龙江东宁要塞博物馆近日在当地发现一条1933年的秘密通道,中苏人员利用通道传递情报共同抗日,发挥重要作用。知道这条通道的人很少,博物馆一名研究员访朝时,经曾参与建设的专家指点,最终发现了通道。通道距乌苏里斯克55公里,距海参崴153公里。莫斯科时报。(新浪)。引自http://sg.weibo.com/media/3860236081369831
[21]“习近平:开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研究,用史实说话”,新华网2015年7月31日/http://news.china.com/focus/kzdyb/11169818/20150731/20116297_all.h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