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将领牺牲知多少?

作者:王晓兵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东北抗日将领牺牲知多少?
——关于东北抗联和义勇军将领牺牲情况的统计

 

王晓兵

 

[内容提要]  本文根据东北抗联统一建制时的《编制条例》,确定了抗联牺牲将领的辨别标准,同时制定了东北义勇军将领的认定标准,经考证搜集和确认牺牲的东北抗日将领共计198名。本统计结果为研究东北抗战地位和作用提供了数据。

 

[关键词] 抗日战争 东北抗联 义勇军 抗日将领 牺牲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了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在中华民族反抗外来侵略斗争史册中留下了光辉的篇章。东北义勇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的斗争早就被誉为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中一部伟大的史诗。在这部伟大的史诗中,曾经涌现出一大批抗日英雄,他们创造了至今仍令中华民族无尚荣耀的光辉业绩!14年的东北抗日战争,时间之长,环境之恶劣,历程之曲折,牺牲之壮烈,古今中外概莫能及。在国际上,一个国家军队牺牲高级将领的人数,是评价该国家军队贡献的标准之一。然而在东北抗日战场上,究竟牺牲了多少抗日爱国将士?至今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

 

为了比较全面地统计出东北抗日牺牲将领名录,本文提出了确认东北抗日联军和东北义勇军将领的“军籍”和“级别”的标准,考证确认和编写出《东北抗日联军牺牲将领名录》和《东北抗日义勇军牺牲将领名录》。

 

一、关于《牺牲将领名录》的入选标准

 

本文提出入选《东北抗日联军牺牲将领名录》的标准,包括“时间范围”、“军籍范围”、“级别范围”和“牺牲标准”等四个方面。

 

(一)时间范围:1931年9月18日起至1945年9月2日止。凡是在此期间牺牲的东北抗日将领,均有资格入选本目录。
1945年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一九三一年旧开始了。”因此,本文确认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始时间为1931年9月18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早已确定为“1945年9月3日”。因此,本《牺牲将领名录》的时间下限为“1945年9月3日”之前。

 

(二)军籍范围:凡参加过东北抗日武装的人,均认定具有东北抗日联军的“军籍”。

 

“东北抗日联军”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包括“同盟军”和“联合军”)联合其他义勇军部队组成的。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部队,大致经历了“红军游击队”(反日游击队)、“东北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等不同阶段。其中,包括东北抗日联军组建路军时期,加入路军系统的其它东北义勇军部队以及参加东北抗联教导旅的成员。凡是参加上述各个时期东北抗日部队并担任职务的军人,均认为具有“军籍”。

 

以下几种情况,本文也认定为具有抗联的“军籍”:一是凡具有东北抗日部队“军籍”的人,被派到敌后或地方从事各类工作的人,只要没有下令“取消”或“停止”军籍者,仍具有抗日部队的“军籍”。二是具有东北抗日部队“军籍”的人,只要没有被“开除”军籍者,无论发生何种“离队”(例如“被俘”、“脱队”、“失踪”、“遣送”等)等情况,仍认为具有原来的“军籍”。三是中国共产党的各级组织中的“军事委员会”成员都具有党所领导的军队的“军籍”。例如:中共满洲省委的军委书记、中共某省委(包括市委、特委、中心县委)的军委书记、军事部长和军委委员,都视为具有军籍。四是军队的报刊主编应具有军籍。例如:东北人民革命军创办的《人民革命军报》、《青年义勇军报》,东北抗日联军时期的《救国时报》、《前哨》等军队报刊的主编。

 

(三)军队级别:本文认定的“将领”,特指相当于师级(包括旅级)和师级以上的干部。(为了表述方便,简称为“师以上将领”)

 

军队级别的认定是入选本《牺牲将领名录》的基本前提,也是本文研究的重点之一。东北抗联部队的级别认定,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统一建制后,有明文规定的职务。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建制以后,各军的编制序列均具有“军”和“师”(包括旅)的建制,其职务级别是很容易认定。根据历史文献《东北抗日联军编制系统暂行条例草案》规定,东北抗日联军的军、师、旅的三级将领职务包括:

 

军级将领职务:军长、副军长、政委、政治部主任、参谋长。
师级将领职务:师长、副师长、政委、政治部主任、参谋长。
旅级将领职务:旅长、副旅长。

 

凡是担任上述职务的均有资格可进入《牺牲将领名录》。根据历史文献《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党、政、军系统表》“附(一)各级军佐暂编等级表”规定:旅长定为“少将”。因此,旅长属于“将领”范畴应该无可非议。同时该文件“附(二)军特设及各级直辖、附属机关暂编等级表”中规定:军“驻在地办事总处主任”、军“驻在地稽查总处处长”和军“驻在地留守总处处长”列为“少将”军衔。因此,这后三个非军事指挥职务也属于“师以上将领”的职位。由于东北抗日联军在统一建制时没有正式施行军衔制,本文不采用“将军”的称谓,而用“将领”的称呼,这样“师参谋长”和“副旅长”职位也可以算作“将领”。

 

2.统一建制后,“编制条例”中没有规定的职务。东北抗联部队在发展过程中,还出现过上述规定中没有的职位,属于“师以上职位”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⑴东北抗联统一建制之后,出现军的“副政委”、“副官长”和“秘书长”,以及师的“副政委”、“副官长”和旅“政治部主任”等职务。

 

⑵东北抗联成立“路军”后,出现的路军总指挥部的“总指挥”、“副总指挥”、“总政委”、“总参谋长”、“总秘书长”;各路军下辖部队各军改编成“支队”后出现的“支队长”、“副支队长”、“支队政委”、“支队政治部主任”、“支队参谋长”、“支队副官长”,以及路军下辖的“方面军”的“指挥”等职务。

 

⑶东北抗联统一建制之后,新出现的东北“抗联总司令”、“抗联总政治部主任”、“总司令部秘书长”、“军(或师司令部的)党委书记”、“路军总指挥部”的“秘书长”、路军下属的(“西北”或“西南”)“指挥部指挥”等职务。

 

凡属于上述职务的军队领导人,均认为是“师级以上级别的将领”。

 

3.“统一建制”前抗日部队和个各时期的联合指挥部的级别。东北抗联统一建制前的部队建制(包括“东北人民革命军”时期和抗日游击队时期的部队),下述部队可以认为是“师级”编制:

 

⑴凡是称作“师”的部队应认为是“师级”建制。例如:1932年冬改称的“中国工农红军第36军江北独立师”。

 

⑵凡是下辖部队为“团”的部队,至少应具有师级“建制”。例如:1933年2月成立的“东北救国游击军”,下辖3个团、2个独立营和1个游击队。该部队后改称“东北人民抗日革命军”,仍下辖3个团和2个独立营。

 

⑶凡是最高军事指挥部称作“司令部”部队至少可以看作是“师级”建制。例如:1934年成立的“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司令部”,该司令部的职务编制有司令、政委、政治部主任、参谋长等建制,该司令部下辖3个总队(每个总队下设3个大队,每个大队还下设小队),该司令部还直属骑兵队、迫击炮队、少年先锋队和教导队等。所以,“哈东支队”至少应按“师级”对待。

 

⑷ 在“游击总队”时期,凡是有“大队、中队和小队”三级建制的部队,特别是改编后直接称“军”的“游击总队”,可当作“师级”建制对待。例如:“中国工农红军南满游击总队”和“汤原游击总队”。

 

⑸东北抗联统一建制之前出现过“前敌指挥部总司令”、“前敌总指挥部副总司令”、“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等职务,可根据联合部队的级别情况确认为师级或师级以上将领。

 

⑹1939年初北满抗联成立的三个临时指挥部——“龙南指挥部”、“龙北指挥部”和“下江指挥部”,应认为是军级单位。当时辖下的4个支队和2个独立师,至少应定为“师级”部队。

 

⑺1939年秋抗联第三路军取消了“军”的建制,第三路军下辖4个“支队”。本文暂按“师级”对待。但“支队副官长”则按“师级非将军”对待。

 

4.具有军籍的地方领导人的级别判定。对于担任各级“军委委员”的地方干部应具有“军籍”。例如:“中心县委的军事部长”可按“师级”、“省委的军委书记”(或军事部长)可按“军级”。当然还要考虑该党委领导的军队级别和数量情况具体情况来确定。

 

(四)牺牲标准:凡是抗日战争期间(1931年9月18日—1945年9月2日),坚持参加抗日活动并为抗日战争而非正常死亡的将领,均可认定为是牺牲。

 

本文提出的“牺牲标准”的研究内容包括:牺牲的方式、时间和地点。其中,“牺牲方式”包括“战死”、“被捕后被敌人杀害”、“受伤后死亡”,以及“不做俘虏而自杀”、“被错误处死”和其他“非正常死亡”(包括:“过河翻船落水”、“子弹走火”、“因病死亡”、“受诬陷自尽”、“训练事故死亡”等)。只要有关部门认定为“烈士”的将领,均可入选。

 

以上四个标准,是本文编录《牺牲将领目录》的基本条件。考虑到战争的复杂性,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
关于东北义勇军牺牲将领的入选标准,“时间范围”、“军籍范围”和“牺牲标准”与抗联牺牲将领的标准基本类似,其级别标准要考虑如下方面:

 

1.军队级别:凡是张学良授权或东北救国总会任命的东北义勇军部队,军衔在少将(包括少将)以上的义勇军首领均具备“将领”的资格。职务大致包括:总司令、总参谋长、总参议、警备司令、宪兵司令、路军总指挥、军长、师长和旅长等。

 

2.部队人数:凡自称为“军长”、“司令”或“总指挥”的抗日义勇军首领,只要该部队人数在1000人以上(包括近1000人)的义勇军部队,其主要领导人具备东北“抗日将领”的资格。

 

3.战绩:凡是取得过有一定影响战绩的东北义勇军首领,例如攻占过县城等,或坚持抗战时间较长(例如坚持抗战超过5年以上的),在东北或关内有较大影响的东北抗日义勇军首领(例如日伪悬赏级别较高的),也具备“抗日将领”的资格。

 

二、入选《东北抗联牺牲将领名录》的情况

 

(一)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建制之前。此时期牺牲的“师以上将领”有26人,包括东北人民革命军、同盟军和联合军(部队名称省略)。其中:

 

军级将领5人:朴翰宗(第一军参谋长)、张玉珩(第三军政治部主任)、何忠国(第四军政治部主任)、杨林(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宋国瑞(中共东满军委书记)。

 

师级将领21人:

 

1.李红光(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韩浩(第一军第一师师长)、解麟阁(第一军第一师参谋长)、李松波(第一军第二师参谋长)。

2.朱云光(中共东满特委秘书长、东满抗日联合军指挥部副总指挥)。

3.王惠童(第三军第二师师长)、尹庆述(第三军第五师师长)、陈庆山(哈东支队司令部秘书长)。

4. 张文偕(东北人民抗日革命军政委)、杨泰和(第四军第一师师长)、孟泾清(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政委、中共吉东特委宣传部长)。

5.李光林(第五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于洪仁(中共绥宁反日同盟军党委委员、军委委员)、于学堂(东北抗日救国军旅长)、陈其仓(东北抗日救国军旅长)、田景文(东北抗日救国军旅长)、田林(东北抗日救国军旅长)、胡泽民(东北抗日救国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

6.田学文(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兼汤原游击总队代理政委)、李仁根(汤原游击总队参谋长)、张文藻(巴彦游击队秘书长)。

 

(二)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建制之后。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建制之后(包括东北抗联组建“路军”和“教导旅”时期)牺牲的“师以上将领”125人。其中:(“东北抗日联军”的名称省略,仅标注主要职务,下同)
军级将领牺牲34人:

 

一军(3人):杨靖宇(第一军军长兼政委、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宋铁岩(第一军政治部主任)、纪儒林(磐石中心县委军事部长、《人民革命军报》和《青年义勇军》主编、中共南满特委常委、组织部长)。
二军(3人):王德泰(第二军军长、第一路军副总司令)、魏拯民(第一路军总政治部主任、副总司令)、李学忠(第二军政治部主任)。
三军(4人):赵尚志(北满总司令、第三军军长)、许亨植(第九军政治部主任、第三路军总参谋长)、张兰生(第三军政治部主任、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书记)、李福林(哈东游击司令、抗联依东办事处主任)
四军(4人):李延平(第四军军长兼政委)、王光宇(第四军副军长)、黄玉清(第四军政治部主任)、朴凤南(第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党委书记)。
五军(3人):柴世荣(第五军军长)、张中华(第五军政治部主任)、姚振山(第二路军的抗日义勇军军长)。
六军(2人):夏云杰(北满代副总司令、第六军军长)、冯治纲(第六军参谋长、第三路军龙北指挥部指挥)。
七军(3人):陈荣久(第七军军长)、李学福(第七军军长)、景乐亭(第七军军长)。
八军(3人):刘曙华(第八军政治部主任)、于光世(第八军参谋长)、侯启刚(第八军政治部主任、东北抗联军校代教育长)。
九军(3人):魏长魁(第九军政治部主任)、王克仁(第九军政治部主任)、李向阳(第九军参谋长)。
十军(2人):汪雅臣(第十军军长)、张忠喜(第十军副军长兼参谋长)。
十一军(4人):祁致中(第十一军军长)、张甲洲(第十一军副军长)、金正国(第十一军政治部主)、张中孚(北满总司令部和第三路军秘书长)。

 

师级将领牺牲91人:

 

一军(10人):曹国安(第一军第二师师长兼政委)、曹亚范(第一军第二师师长、政委)、王仁斋(第一军第三师师长)、杨俊恒(第一军第三师师长)、周建华(第一军第三师政委)、韩仁和(第一军第三师政委)、柳万熙(第一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李敏焕(第一军第一师参谋长)、左子元(第一军直属独立师师长)、于万利(第一军直属独立旅旅长)。

 

二军(6人):周树东(第二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史忠恒(第二军第二师长)、陈翰章(第二军第五师师长)、侯国忠(第二军第五师副师长)、王作舟(第二军第六师参谋长)、方振声(第一路军警卫旅旅长)。
三军(23人):王加林(第三军副官长)、刘海涛(第三军第一师师长)、常有君(第三军第一师师长)、周庶泛(第三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李泰(第三军第二师师长)、孙太义(第三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关化新(第三军第二师师长)、吴景才(第三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张连科(第三军第三师师长)、王玉生(第三军第三师师长)、赵敬夫(第三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郝贵林(第三军第四师师长)、陆希田(第三军第四师师长)、雷炎(第三军第九师政治部主任)、王子阳(第三军第六师代理师长)、康山(第六师政治部主任)、李振远(第三军第九师师长)、王德富(第三军第九师师长)、马光德(北满总司令部西北临时指挥部独立二师师长)、朴吉松(第三路军第十二支队支队长)、徐泽民(第三路军第十二支队代支队长)、韩玉书(第三路军第十二支队党委书记)、张文廉(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教官、龙江工委书记)。

 

四军(9人):张相武(第四军第一师师长)、张奎(第四军第一师师长)、李守中(第四军第一师政委)、王毓峰(第四军第二师师长)、邓化南(第四军第二师政委)、李天柱(第四军第三师、第二师师长)、宫显庭(第四军第三师师长)、朴德山(第四军第四师政治部主任)、李瑾淑(第四军妇女主任)。
五军(7人):冯丕让(第五军副官长)、傅显明(第五军第二师师长)、淘净非(第五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李文彬(第五军第三师师长)、张镇华(第五军第三师师长)、张成镇(第五军第二师参谋长)、高峻凤(东北抗日救国军代副总司令)。

 

六军(9人):马德山(第六军第一师师长)、徐光海(第六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张传福(第六军第二师师长)、尹子魁(第六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吴玉光(第四师政治部主任)、关树勋(北满总司令部西北临时指挥部第四支队政治部主任)、黄有(第六军稽查处长)、祁宝贤(第六军副官长)、许保合(第三支队副官长)。
七军(10人):毕玉民(第七军副官长)、张文清(第七军副官长)、金品三(第七军秘书长、党委书记)、王汝起(第七军第一师师长)、姜克智(第七军第一师副师长)、崔荣华(第七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金铎(第七军第二师参谋长)、刘廷仲(第七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师长)、李一平(第七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徐凤山(第七军特委委员、第七军经济部长、第二路军虎饶站主任)。

 

八军(6人):金根(第八军第一师政委)、贺九成(第八军第一师政委)、徐德明(第八军第一师副师长)、姜东秀(第八军第三师政治部主任)、柴荫轩(第八军第四师政治部主任)、赵庆祥(第八军第六师师长)。
九军(4人):于祯(第九军副官长)、郭铁坚(第九军一师政治部主任)、高禹民(第三路军第九支队政委)、曹玉奎(第三路军第九支队副官长)。

 

十一军:(7人):张兴德(第十一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高继贤(第十一军第二旅旅长、第六支队支队长)、胡文权(第十一军第二旅旅长)、王济舟(第十一军第二旅政治部主任)、姜宝林(第十一军第三旅旅长)、张建国(第十一军第一旅旅长)、崔振寰(第十一军经济部主任)。

 

三、入选《东北义勇军牺牲将领名录》的情况

 

根据本文提出的判断东北义勇军牺牲将领的标准,统计整理的《东北义勇军牺牲将领名录》总计   人。

 

(一)作战牺牲(17人):李玉(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十七路军总指挥)、李昆山(东北抗日义勇十七路军副司令)、李文光(吉林省抗日义勇军参谋长)、韩家麟(东北抗日义勇军参谋长)、马兴周(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十六路军参谋长)、张兴源(东北抗日义勇军第十九路司令)、张海川(东北抗日义勇军第十九路军司令)、田  霖(吉林民众抗日救国军司令)、胡泽民(东北抗日救国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景振卿(东北民众救国军副总司令兼前敌总指挥)、蓝天林(东北农民抗日拥张铁血军司令)、刘壮飞(中国少年铁血军总指挥)、梁锡夫(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第十一路军副司令、中国少年铁血军第六路军总指挥)、关世英(少年铁血军第二路军参谋长)、刘桂五(东北军骑兵第六师少将师长、编入“东北挺进先遣军”)、王锡山(吉林省抗日义勇军第一旅旅长)、侯托天(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第七路军第四旅旅长)。

 

(二)负伤后牺牲(5人):亮山(东北义勇军第三十四路军司令、救国军第九师师长)、李春润(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总指挥兼第六路军司令、辽东抗日义勇军总指挥)、苏子余(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参谋长)、邓文山(东北抗日义勇军“平康德”首领)、唐聚五(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东三省抗日义勇军三军团总指挥)。

 

(三)被俘后被杀害(6人):关跃洲(东北民众救国军第五路军司令)、徐达三(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八路军司令)、邓铁梅(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张锡武(东北民众自卫军副司令)、苗可秀(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参议、少年铁血军总司令)、王凤阁(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十九路军中将司令)。

 

(四)被捕后被杀害(11人):孙铭武(东北同盟抗日救国军总司令)、孙耀祖(东北义勇军第三军团指挥部总参议兼第九梯队司令)、田振东(东北抗日义勇军康平县骑兵第九路司令)、白朴林(辽宁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参谋长)、白子峰(辽宁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副司令)、孙朝阳(抗日民众武装“朝阳队”首领)、赵庆吉(东北民众自卫军少年铁血军第二路军总指挥)、白君实(东北民众自卫军“铁血军”总司令兼第三路军指挥)、苑九占(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团第一路军第一支队副支队长)、罗明星(东北抗日义勇救国军首领、东北抗日联合军十九支队队长)、孔庆饶(中国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参谋长)。

 

(五)其他情况牺牲(8人):邓文风(辽宁抗日义勇军第四十八路军副司令,国民党特务投毒致死)邓文(黑龙江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一军军长,被冯玉祥部秘密杀害于张家口)郑桂林(辽宁抗日义勇军第五路军司令,被国民党宪兵秘密逮捕后杀害)邢占清(吉林自卫军副总司令兼暂编第一师师长,被张元培部杀害于新疆)刘万奎(东北抗日义勇救国军第四旅旅长,在新疆攻打古城子身负重伤后牺牲)陈东山(吉林自卫军代总司令,盛世才部杀害)李海青(黑龙江省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三军军长,汉奸暗害)宫长海(“救国军”司令、右路副总指挥,被地主武装杀害)。

 

(六)抗战时期病逝(4人):张海天(东北辽南义勇军第三路军总指挥)、王德林(“中国国民救国军”总指挥)、吴松林(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二军军长)、张宗周(辽宁民众自卫军副总司令兼第五路军司令)。
以上认定东北义勇军将领在抗战中牺牲39人,其他情况牺牲8人,抗战期间病逝4人,合计51人。

 

四、结论

 

综上所述,本文确认东北抗联牺牲将领151人,其他东北义勇军牺牲将领47人,合计198人。本文主要成绩:新确认东北抗联牺牲将领18人;新确认具有抗联“军籍”的牺牲将领4人;调整抗联牺牲将领“级别”24人;重新考证“牺牲方式”有2人;考证纠正“牺牲地”有19人;排除“牺牲”将领4名(包括考证为“叛徒”2人);纠正重名者2人。此外,还有职务和牺牲“待定”及“失踪”(“下落不明”)将领50余人,未纳入《东北抗日牺牲将领名录》,有待进一步考证研究。

 

搜集、确认和统计东北抗日牺牲将领的工作,有现实作用和历史意义:不仅为评估和确认东北战场在整个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提供了依据,还为各地建立纪念馆和纪念碑提供参考依据。通过对抗日牺牲将领资料的考察发现,有相当一部分烈士的简历存在不清楚或不完善(没有照片和画像、不知道籍贯、不知道出生时间和牺牲地点)的问题,本研究还提出今后研究和考证工作的任务和方向。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


主要参考文献:

1.《中国共产党黑龙江省组织史资料(1923—1987)》,马国良主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第一版。
2.《中国共产党辽宁省组织史资料》,中共辽宁省组织史资料编辑组编著,1995年2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内部发行。
3.《东北抗日联军名录》,马彦文编著,中共黑龙江省党史研究室,内部发行,2005年9月。
4.《中国抗日将领牺牲录》,刘晨等著,团结出版社,2007年6月第一版。
5.《东北抗日联军编制系统暂行条例草案》(一九三六年一月),见《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5,第443—446页。
6.《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党、政、军系统表》,见《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7,第124-128页。
7.《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党、政、军系统表》的“附(一)各级军佐暂编等级表”,见《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7,第126-128页。
8.《暂定“薪俸等级制”》,《暂定“阵亡恤金制”》,《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7,第3-6页。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