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联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及当代启示

作者:陈留桢 吴光祥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东北抗日联军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及当代启示

 

陈留桢  吴光祥 

 

摘要:本文阐述了东北抗日联军成立的时空背景及发展、壮大的历程,认为东北抗日联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在异常艰难的条件下,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英勇顽强、艰苦卓绝的斗争,成为东北抗战的中坚力量、全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章还强调了东北抗日联军在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五个作用与贡献。最后,作者认为东北抗日联军对于今天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具有重要的历史借鉴意义和现实启示作用。

 

关键词:东北抗联;组成部分;重要地位

 

东北抗日联军(简称东北抗联)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下的一支抗日武装,其前身是东北抗日游击队、东北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义勇军余部。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东北抗联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英勇顽强、艰苦卓绝的斗争,成为东北抗战的中坚力量、全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世界人民战胜法西斯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一、东北抗联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

 

九一八事变后,中共满洲省委立即指示各地党组织,加强与抗日义勇军联系,并组织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从1932年起,先后组织了有汉、满、朝鲜、蒙古、回等民族爱国志士参加的十余支抗日游击队,在南满、东满和北满地区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1933年1月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山海关。中国共产党随即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发表宣言,并于1月26日发出了《中央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信中明确指出,在东北地区实行全民族反日统一战线方针,联合各种反日武装力量共同抗日。根据这一精神,中共满洲省委及时总结以往经验教训,决定扩大党独立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执行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策略。党组织主动争取团结各种抗日力量,收编和改造各种义勇军。

 

1933年9月,杨靖宇、李红光等领导的南满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第一师。1934年3月,童长荣、王德泰等领导的东满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同年夏,赵尚志、李兆麟等领导的珠河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同年秋,以李延禄领导的密山游击队为基础,组成东北抗日同盟军第四军。此外,周保中等领导的绥宁游击队,冯仲云、夏云杰等领导的汤原游击队以及饶河游击队等,也都在积极开展抗日斗争。这些游击队依托山区,化整为零,开展游击战争,伏击日、伪军“讨伐”队,袭击铁路交通,使敌人坐立不安,疲于奔命。

 

1936年2月10日,直接领导东北党组织工作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决定:为适应反日统一战线的需要,统一全东北抗日军队的名称。2月20日,以杨靖宇、王德泰、赵尚志、周保中等和汤原游击队、海伦游击队的名义发表了《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说明根据全国抗日运动的发展,有进一步巩固抗日军队、统一抗日行动、改革抗日军队建制的必要。于是,东北各抗日武装力量陆续改编为抗日联军的各军。从1936年初到1937年秋,东北抗日联军已建立11个军,不仅沉重打击了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还牵制了大量日军兵力。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后,东北抗日战争的战略地位和任务也发生了新的变化。为此,7月25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部发表了《为响应中日大战告东北同胞书》,号召东北同胞要本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原则,为“恢复中国人之东北”而战。8月20日,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亲自署名发布公告,揭露日寇侵吞中国的野心,号召东北民众武装自卫,奋起抗战,并希望生活在东满、南满、吉东地区的民众“抛弃旧仇夙怨”行动起来,共同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伪满洲国。到1937年10月,东北抗联已发展到3万余人,抗日游击区达70余县,形成了南满、北满、吉东三大游击区。

 

1937年后,日本侵略者不断往东北增兵。对比悬殊的兵力,加之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东北抗联处于艰难困苦之中。但东北抗联仍频繁出击,袭击日伪据点,以此扰乱日本侵略军的侵华后方基地,给关内抗日部队以有力的配合。10月,东北抗联第二路军筹委会成立,周保中任第二路军总指挥,赵尚志任副总指挥,崔石泉任参谋长,下辖第四、第五、第七、第八、第十共5个军。年底,第二路军进行艰苦的反“讨伐”作战。1938年7月,根据中共吉东省委决定,第二路军的第四、第五军主力开始西征,试图与活动在南满的第一路军取得联系,进而沟通与关内的联系。他们沿途与尾追的敌人进行了浴血奋战。从1937年下半年到1938年,由李兆麟、冯仲云等领导、活动在松花江下游两岸的抗联第三、第六、第九、第十一军,按照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的决定,以一部坚持原地斗争,主力则分三批远征海伦,开辟新的游击区。1938年11月5日,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在发给以杨靖宇为代表的东北抗联和东北同胞的致敬电中称,东北抗联是“在冰天雪地与敌周旋七年多的不怕困苦艰难奋斗之模范”。 

 

进入1939年,由于日军实行大规模的疯狂军事“讨伐”和严密的经济封锁,东北抗联的活动地区日益缩小,部队大部被迫转移到深山密林。冰天雪地,缺衣少食,东北抗日联军常以树皮野果充饥,备受饥寒交迫之苦。然而,他们在中共中央致敬电的鼓舞下,仍然不屈不挠地坚持斗争。1939年4月,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部成立,总指挥李兆麟,总政治委员冯仲云,总参谋长许亨植,下辖第三、第六、第九、第十一军4个军。他们在黑龙江省北部10余个县境内,历尽千辛万苦,克服重重困难,坚持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开辟了朝阳山、阿荣镇、甘南等游击区。

 

1939年上半年,东北抗联第二路军总部和第五军遭到日军6000余人的轮番“讨伐”。中共吉东省委决定第二路军总部率直属警卫部队、第五军军部教导团及第一、第二师等部,分别向宝清、密山和穆棱、东宁方向转移。五六月间,第五军及第二路军总部突出重围,分别到达宁安镜泊湖地区和宝清兰棒山后方基地。10月,中共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随后,杨靖宇率400余人转战数月,于1940年2月陷入日军“讨伐”队重围,最后战斗到只身一人,壮烈牺牲。

 

由于日、伪军不断加强殖民统治和疯狂“讨伐”,再加上东北抗联没有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到1940年各部队的活动更加困难。1月24日,中共吉东、北满临时省委代表周保中、冯仲云和赵尚志等在苏联伯力(今哈巴罗夫斯克)举行会议,决定采取逐渐收缩、保存实力的方针,将东北抗联三路军缩编成支队分散活动。此后,东北抗联依靠汉、朝、蒙、回、鄂伦春、达斡尔等各族人民,继续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到1940年冬,东北抗联仅剩下不足2000人。抗联领导人周保中、李兆麟、冯中云等经与苏联代表谈判,达成协议,将抗联部分部队转移到苏联境内进行休整。1942年8月1日,“东北抗联教导旅”在苏联境内正式成立,周保中任旅长并被苏军授予少校军衔(次年晋升中校)、李兆麟任政委并被苏军授予少校军衔;对外使用“苏军远东红旗军独立第八十八旅”的番号,此后,东北抗联教导旅继续派小股部队到北满地区和饶河一带,袭扰敌人,坚持斗争。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从8月9日起,部分东北抗联指战员随苏军从东、西、北三面进入中国东北,向日本关东军发起进攻。与此同时,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号召“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密切而有效地配合苏联及其他同盟国作战”。随后,在大炮、坦克、飞机的支援下,苏军攻破了日军多年苦心经营的东宁要塞,迫使一部分日军向吉林方向溃退,剩下的日军于8月26日走出要塞投降。9月初,东北抗联配合苏军又迅速占据了佳木斯、牡丹江、沈阳、长春、哈尔滨等57个战略要地,为解放被日军占领的东北根据地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东北抗联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地位

 

纵观东北抗联的斗争历程,其环境之艰苦、斗争之残酷、时间之长久,牺牲之壮烈,在中国革命史上都是罕见的。曾担任东北局书记的彭真称:东北抗联的斗争是“中共立党以来革命斗争中最艰苦的三件事”之一。同时,东北抗联还揭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在中华民族反抗日本侵略的历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一)东北抗联率先举起了反侵略大旗。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面对国土沦丧,东北爱国官兵和民众在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下,毅然举起了反抗侵略的旗帜,打响了中国人民武装抗日的第一枪。随即由东北军队与当地民众组成的各地义勇军纷纷成立,掀起了此起彼伏的反抗日本侵略的武装斗争。从此,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东北抗联在南起长白山,北抵小兴安岭,东起乌苏里江,西至辽河东岸的广大地区内,开展游击战争,揭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对此,毛泽东在1934年举行的中华全国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指出:“东三省几十万义勇军的奋斗”是“全国革命民众的反帝运动”“极端猛烈的发展起来”的标志之一。“东北和冀东的抗日游击战争,正在回答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可以说,正是有了东北抗联同日本侵略者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使得九一八成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开始。诚如德国学者鲁道夫·哈特曼所说:“日本早在1931年9月18日入侵中国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对东北的侵略,打响了法西斯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的第一枪。而《斯诺眼中的中国》一书也写道:“1931年的满洲——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开始。”特别是2005年9月3日,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强调:“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局部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由此可见,东北抗联率先在东北举起反侵略大旗的重大意义。

 

(二)东北抗联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其战略意图是先占领东北,继而占领全中国。因此,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地区便成了日本侵略全中国的后方基地。但日寇的侵略暴行,立即激起了东北人民的强烈反抗。据东北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推算,仅在1931年到1937年间,抗日联军歼敌就达10.35万人。同时,为了确保对东北地区的占领,日军还不断向中国东北大量增派兵力。到1937年7月初,关东军的总兵力增至10余万人;伪军也扩充到约10万人。到1938年下半年,日本又将关东军增加到7个师团,到1939年底进一步增加到9个师团。由此可见,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东北抗联各部队团结各族人民,积极开展游击战争,牵制了大量日军的有生力量,使得日伪统治者日夜不得安宁,被迫调动兵力分散驻守各地,导致敌人无法抽调更多兵力入侵关内,从而阻滞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进程,有力配合了全国的抗日战争。对此,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中指出:“东三省的游击战争,在全国抗战未起来以前当然不发生配合问题,但在抗战起来以后,配合的意义就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三)东北抗联粉碎了日军“北攻南下”的计划。东北抗联也是配合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开展联合作战的有生力量之一。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了中国东北,但这并不是日本侵略的最终目标。众所周知,盘踞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实际上是日军大本营的重要战略预备队。日本是想通过占领中国东北作为基地和跳板,进而侵占整个中国,并进一步扩大到远东和太平洋地区,最终实现其称霸亚洲的野心。由于东北抗联开展的抗日游击战争,不仅大量消耗和削弱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实力,也长期牵制了日本大部分陆军和大量海军,令日本关东军疲于应付袭扰,使其既不能集中兵力北进侵略苏联,又不能向南调兵到太平洋对英美作战,使其难以达到当初的战略目的,并粉碎了德日法西斯的全球战略的实现。根据日伪统计数字,在整个东北抗战期间,东北抗联和日伪军发生大小战斗66611次,消灭日伪军18万人,牵制了数十万日本关东军。从某种意义上说,东北抗联所开展的对日斗争,不仅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战,也粉碎了1936年8月7日日本广田弘毅内阁会议确定的陆军“北进”、海军“南进”的战略,为争取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独特贡献。

 

(四)东北抗联为苏军反攻东北起到了先锋作用。东北抗联教导旅在苏联境内除进行系统的军事训练和政治学习外,还派遣十多个小分队返回东北,在北满、吉东、东满和辽吉边区开展游击活动,侦察敌情。他们的侦察内容包括关东军的工事位置、数量、质量、人员住所、弹药库、飞机场、桥梁以及军队的数量、调动情况等,侦察范围达东北地区30余个县,基本摸清了日伪军在中苏边境建立起来的17个筑垒防御体系,其中就包括东宁要塞。苏军在对日作战前夕,其最高统帅部根据东北抗联侦察小分队收集到的情况,绘制了边境地带日军防御工事详图,下发给连以上军官人手一册。其次,配合苏军直接参加对日作战。东北抗联教导旅和进攻东北的苏军一起制定了反攻东北的作战方案,并随苏军一起行动。由于抗联战士熟悉东北地形,能够准确指引作战方向和目标,1945年8月8日夜,数十个抗联先遣小分队乘苏军飞机伞降到东北,承担起解放东北的先锋队和为苏联各方面军执行向导任务。在大反攻开始后,东北抗联小分队立即向日军发起猛烈进攻,先机抢占了57个战略要地,有力地配合了苏军的行动,并加速了苏军取得反攻东北胜利的历程进程。因此,东北战事结束后,苏联的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即向东北抗联教导旅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称:“第八十八旅英勇的中国战士们,感谢你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情报,为我们远东军进攻中国东北起了重大的作用。特别是对日本关东军戒备森严的要塞、堡垒进行的侦察和营救活动,高度体现了中国战士的优秀品格和顽强的战斗精神。”

 

(五)东北抗联留下了极其宝贵的“抗联精神”。众所周知,东北抗日战场与关内抗日战场有所不同。关内战场由正面和敌后两个战场组成,正面战场主要由国民政府支撑,敌后战场主要由东北军余部为基干力量的义勇军和东北抗联承担。因此,东北抗战是在极其艰苦条件下进行的。李兆麟和他的战友们在著名诗篇《露营之歌》中写道:“铁岭绝岩,林木丛生,暴雨狂风,荒原水畔战马鸣。围火齐团结,普照满天红。同志们!锐志哪怕松江晚浪生。起来呀!果敢冲锋,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即便如此,东北抗联的指战员在面临亡国灭种威胁的危难关头,仍以民族独立和解放为己任,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用自己的血肉筑成抵抗侵略的长城”,为我们树立了敢于斗争、敢于牺牲的榜样。如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将军死后被日军残忍解剖,侵略者们发现在他的胃中竟然一颗粮食也没有,只有草根和棉絮。这样顽强的抵抗意志,令“围剿”日军也不禁为之震惊与折服。在14年异常艰苦的斗争中,以杨靖宇、周保中、赵尚志、李兆麟、赵一曼等为代表的广大东北抗联指战员,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成千上万的抗联将士用血肉之躯,在生与死的考验中践行着自己的理想信念和为祖国而战的爱国情怀。由此而生成的东北抗联精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瑰宝,是激励我们不断进取的“核动力”。

 

三、东北抗联的当代启示

 

回顾历史,在于启示未来。东北抗联的英雄壮举虽已过去80余年,但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抚今追昔,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东北抗联给予我们的力量和勇气,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们救亡图存的爱国壮举给予民族复兴事业永恒的启示和价值。

 

(一)必须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始终用中国精神振奋起民族的“精气神”。民族精神是历史的积淀,历史越厚重就越能升华出伟大的民族精神。由东北抗联指战员的英雄气概凝聚和抗联英烈鲜血浇灌而成的东北抗联精神,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历经磨难升华出来的民族精神之光和爱国之情,也是中国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大力弘扬东北抗联精神,对于激励我们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率先领导的东北抗日斗争,其重大意义不仅仅在于打击日军的军事价值,更重要的是为整个中华民族树立了一面抗日的精神旗帜,鼓舞和激发了全国人民乃至海内外炎黄子孙的抗日爱国热情。新的时代条件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动力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相融合的中国精神。正如鲁迅所说;“唯有民魂是最为宝贵的”。一个民族的兴旺,必然有强大的精神支柱。今天,我们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同样需要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发扬东北抗联艰苦拼搏、慷慨赴难的奋斗精神。唯有如此,才能不断开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境界。

 

(二)必须维护中华民族的大团结,不断凝聚起磅礴的中国力量。伟大的使命需要伟大的担当,伟大的担当需要伟大的胸怀。在东北抗日斗争中,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肩负起领导东北抗联同日本侵略者斗争到底的历史重任,就在于我们党坚持以民族大义为重,顾全国家大局,团结和引导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各团体同仇敌忾,共赴国难,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斗争之中,并赢得了东北各阶层人民的拥护与支持,成为领导东北抗联的领导核心和中坚力量。今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方面,需要充分调动最广大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最大限度地把全民族的力量凝聚起来,不断形成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奋勇前进的巨大力量,才能汇聚起实现中国梦的磅礴力量;另一方面,中国力量也是中国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力量。因此,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和衷共济、团结奋斗,最大限度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最大限度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用全体中华儿女的智慧和奋斗去推进“四个全面”战略的落实。

 

(三)必须确保党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努力担负起历史赋予的重任。在东北抗战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东北抗联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开辟了东北抗日战场的新局面。历史雄辩地证明,中国共产党始终是革命事业前进发展的火车头。今天,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既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也是民族复兴进程中的又一次伟大进军,需要汲取东北抗联的历史经验闯关夺隘,需要发扬东北抗联精神攻坚克难,需要继续顽强奋斗,历史和人民在把这个重任赋予党的同时,也在检验党的行动。这就需要我们始终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本质要求,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大力弘扬“三严三实”的作风,真抓实干,埋头苦干,以自己的最大智慧、力量和心血,做出让人民满意的业绩。然而,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蓝图不可能一蹴而就,梦想不可能一夜成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还需要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应不断提高党的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始终保持旺盛的活力和党的先进性,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始终成为团结带领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坚强领导核心。

 

 

                                 (作者单位:陈留桢,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吴光祥,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征集研究二处)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