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东北抗联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作者:石雷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论东北抗联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石  雷

摘要:东北抗日联军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艰苦顽强的战斗, 创造了长期寒地敌后抗战的经验, 钳制了日军全面侵华进程, 在夺取全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中起到了巨大作用。随后, 东北抗联在创建东北根据地和夺取全国解放战争事业中作出重要贡献。东北抗联艰苦斗争和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体现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 值得我们继承和弘扬, 也是继续宣传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和进行经济建设重要的思想保证和精神动力。

 

关键词: 东北抗联  抗联精神 东北抗战

 

东北抗日联军是一支活跃在中国东北的抗日武装。它的形成和发展主要是由东北抗日斗争形势决定的,经历了反日游击队、人民革命军、东北抗日联军等阶段,它是东北抗日战场的主力军。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东北抗日联军钳制了日本关东军全面侵华进程,配合了全国抗战,在夺取全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东北抗联在创建东北根据地和夺取全国解放战争事业中作出重要贡献。本文阐述东北抗日联军在抗日斗争中的重要历史地位。
一、 东北抗日联军是一支中国共产党创建与领导的人民武装

 

1927 年 10 月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成立了。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发出了武装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号召。中共满洲省委及时发表 《为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宣言》及 《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与目前党的紧急任务的决议》 ,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号召广大民众团结起来抗击日本侵略者。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创建了十几支反日游击队,开展反抗日本侵略的武装斗争。从1932 年夏至1936年,在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下,以反日游击队为基础,部分抗日义勇军官兵和朝鲜爱国者参加,组建了东北人民革命军,共7个军。1936年,东北人民革命军改为东北抗日联军,编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军。由中国东北各阶层人士和爱国官兵组成的抗日义勇军,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发展到30 余万人  。为了驱逐日本侵略者,创建自己的武装力量,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央的指示,作出了 《关于士兵工作紧急决议》 ,不仅派出大批党团员参加抗日救国军、义勇军、自卫军等民众的抗日武装,推动他们的抗日斗争,而且还团结义勇军,争取救国军、义勇军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共产党员周保中等人曾在 “国民救国军”王德林部工作,后来发展成为抗日联军。中共中央后又发出指示,提出直接在地方农村组织游击队,要求满洲省委派出党员干部,深入 “群众斗争比较活跃,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地方建立游击队”。于是,杨靖宇、魏拯民、赵尚志、周保中、冯仲云、张甲洲等党员依靠地方党组织,在党的工作基础较好的农村建立自己的抗日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经过艰苦努力,先后建立了磐石、海龙、珲春、巴彦等十几支反日游击队及反日同盟军,为后来建立东北抗日联军奠定了基础。 

 

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央 《一二六指示信》精神,在各地已建立游击队的基础上,贯彻建立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相继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至六军,使反日武装统一战线逐步形成和发展。队伍发展到 6 千余人,游击区扩大到东北三省 40 余县。1936 年 2 月 20 日,东北人民革命军根据中共中央《八一宣言》发表了 《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 ,“改组军队建制为东北抗日联军” ,使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部队建成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至第七军。各军分别由杨靖宇、王德泰、赵尚志、李延禄、周保中、夏云杰、陈荣久任军长。以后又根据活动区域及抗日游击战争发展的需要组成三个路军。中国共产党南满省委、吉东省委、北满省委成立后,抗日联军陆续改编为第一、第二、第三路军。第一路军归南满省委领导,杨靖宇任总司令兼政委,辖第一军、第二军。第二路军归吉东省委领导,周保中任总指挥,辖第四军、第五军、第七军、第八军、第十军。第三路军归北满省委领导,李兆麟(张寿籛)任总指挥,冯仲云任政委,辖第三军、第六军、第九军、第十一军。此时,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全盛时期,钳制了日军数十万人。至 1937 年 10 月,东北抗日联军改编和扩编为 11 个军,第八至十一军分别由谢文东、李华堂、汪雅臣、祁致中任军长。从游击队、人民革命军到抗日联军、抗联教导旅,东北抗日联军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在孤悬敌后艰苦异常的条件下,各级党组织始终保持凝聚力和战斗力,形成了坚强的领导核心。

 

九一八事变后,抗联各部队处于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下,1936 年 1 月满洲省委被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撤消后,东北地区相继成立了南满、吉东、北满三个省委,分别领导抗联第一、二、三路军。到1937 年秋,兵力达 3. 5 万人,开辟了南满、吉东、北满三大游击区。抗联虽然远离党中央的领导核心,但 “为巩固和扩大反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彻底驱逐日寇出中国和完成抗日救国完全胜利,必须在抗日联军中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领导 (1940 年 《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工作暂行条例草案》总则第一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抗联 “经过许多困难挫折,始终没有被敌人消灭”。

 

二、 东北抗日联军是一支孤悬敌后的抗日队伍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侵略者将战火蔓延到整个华北,同时中国也开始了全民族抗战。日军叫嚣在 3 个月内灭亡中国,从日本国内、驻朝鲜部队和关东军抽调兵力增 37 万余人至平、津地区。在东北,配合整个抗日战争、牵制日军入关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战略任务。东北局部抗战变成全国抗战的一部分。

 

1937 年 7 月至 12 月的半年时间,抗联第一路军进行较大规模的战斗达 33 次,毙伤日伪军 1300 余人,俘虏 120 余人,使日伪军实施重点 “讨伐”东南满地区抗联部队的图谋破产 。东北抗联积极开展游击战争,主动频繁袭击日军的薄弱环节如兵站、据点,破坏敌人的后方基础和军事设施如铁路、桥梁、电站、矿山等各种工程设施,并屡屡获胜。他们扰乱敌人后方,日军为此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日本关东军为了应对抗日联军的不断袭击,将全部兵力分散驻守在各地,动用十余万兵力对抗联分区围攻,由此只能派出部分兵力侵入华北,有时还不得不将已抵平津之军队和军需调回东北,抗联的活动钳制了日军,配合支援了全国总抗战。东北抗日联军在东北歼灭了大量日军。日本陆军省公布的数字 ,“自满洲事变爆发,昭和六年九月至十年末 (1931 年 9 月至 1935 年末),关东军战殁者 4200 人,伤病者 171359 人,共 175559人”。另据 《日本经济年报》 (第 29 辑) 统计,从九一八事变到 1936 年 7 月,关东军 “损害”1. 06 万人 。日本入侵华北后日本关东军急需从东北抽调大批兵力,然而,日本关东军司令官鉴于东北的抗日形势也不得不承认,离开关东军难以维持东北后方基地的稳定,因此不能抽调更多的兵力入侵华北而继续向东北增兵。虽然日军增兵东北有进攻苏联的意图,但具有相当数量的东北抗日联军的艰苦斗争及其依靠民众开展的游击战争,牵制了数十万的日本关东军,有力地支援了全国的抗日斗争,这是日本侵略军不断增兵东北的主要原因之一。东北抗联的游击活动配合了关内军民的抗战,牵制了日军在东北的大批兵力。此作用,毛泽东同志曾给予充分的肯定 。东北抗联的斗争也牵制了日军 “北进”苏联的企图,在日军制造武装挑衅事件时,配合苏军主动出击,进行敌后作战并与苏军建立了协同作战关系。从 1945 年始,为苏军进入东北作准备,对日本关东军的 17 处国境战略设施进行战术侦察。抗联战士不仅为苏军提供情报,还分别配驻在苏军各野战军中做向导,为打败日本侵略者取得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国家和民族面临危亡时刻,在中国共产党 “抗日救国”的号召下,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集到白山黑水之间的崇山峻岭之中,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长期的、顽强的斗争。来自河南的杨靖宇,来自云南的周保中,来自安徽的童长荣,来自江苏的冯仲云,来自山西的魏拯民,来自四川的赵一曼……他们舍弃家庭、亲人,把中华民族爱国自强的光荣传统真情展现。杨靖宇、赵尚志、王德泰、魏拯民、许亨植、夏云杰、汪亚臣、祁致中、赵一曼等等,无数中华优秀儿女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东北抗日联军的抗日斗争与红军长征、赣南三年游击战并称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的“三大艰苦”。抗联自产生之日起,就受到装备精良的日军的疯狂 “讨伐”和围剿。各路抗日武装与日军进行了无数次大小战斗。游击队时期,抗联凭借简陋落后的武器和装备,抱定抗日救国的信念,不怕困难和牺牲,同日军进行了殊死顽强的战斗。他们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在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起抗日组织和抗日政权,使党创建的抗日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为了消灭东北的抗日武装力量,日军不断增兵东北,到 1938 年上半年,日军在东北的兵力已达 8 个师团。日伪军警制定 “治安肃正”计划,实施分区 “讨伐” ,在抗日游击区和根据地采取烧光、抢光、杀光的政策。同时,采取政治隔离、军事围困、经济封锁等手段,通过建立 “集团部落” ,制造 “无人区” ; 实施日本武装移民,压缩抗联活动区域,达到隔离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断绝人民群众对抗日武装支援的目的 。使抗联在给养、宿营、兵员补充、情报等方面均遇到极大的困难,孤军奋战,损失惨重,陷入极端困难的境地,这是东北抗日战场斗争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日本侵略者采取分割包围 、“蓖梳山林 ” 、“步步为营 ” 、“穷追堵截”等战术,使东北抗日联军的处境极其险恶。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经常缺粮断饮,没有给养,有时靠吃树皮、草根、野果充饥。部队的粮食和棉衣往往需要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取。东北漫长寒冷的冬季,他们忍受着零下 40 ~50 度的严寒侵袭。林海雪原,朔风怒号,杨靖宇将军在敌人重重包围和枪林弹雨中,临危不惧,为国捐躯。当敌人残忍地割下他的头颅剖开他的腹部,却惊骇地发现杨靖宇的胃肠里满是未消化的草根、树皮和棉絮,没有一粒粮食。在日军制定的为期三年的 “三江省大讨伐”中,日军调集 3 个师团、伪军 4 个旅团,共 6 万人,对抗联第二、三路军实施 “围歼” 。为保存抗联实力,同时开辟新的游击区,抗联踏上了东北抗战史上最为艰苦的西征之路。部队不畏强敌,冲破敌人的封锁、围追堵截,书写了抗联历史上极为悲壮的一页。东北抗日联军对敌斗争环境最艰苦,战争最惨烈,其艰苦卓绝程度举世罕见,正如抗联战士所描绘的那样 ,“天大的房子,地大的炕,火是生命,森林是家乡,野菜野兽是食粮”。原有的游击根据地大部分遭到破坏,在艰苦的环境和巨大的牺牲面前,抗联指战员们面对日军机械化作战部队,只能在深山老林中与日军周旋,与数倍、数十倍的敌人苦斗。他们以血肉之躯与日军作战,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慨和坚定的民族气节,创造了长期寒地敌后抗战的历史。东北抗日联军是由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组成的战斗队伍。在缺医少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艰苦条件下,中国共产党人与朝鲜共产主义者共同进行抗日斗争,以金日成为首的许多朝鲜共产主义者、反日志士参加了抗联队伍,并成为主要领导者或骨干,中朝反法西斯力量聚结在白山黑水,艰苦奋战在联合战线上,驱逐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

三. 东北抗日联军是取得全国抗战胜利的雄师劲旅

 

日军因受东北抗日联军的打击,多次出动重兵“讨伐”、“搜剿”。杨靖宇在濛江县(今靖宇县)牺牲后,处境极端困难的抗联第一、第二路军大部和第三路军一部,从1940年10月至1941年4月转移至苏联境内。苏联方面建立了两个营地安置越过国境的抗联官兵。其中a营地靠北,被抗日联军官兵称作“北野营”,位于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东北75公里外,一个叫雅斯克的村庄附近;b营地靠南,被抗日联军官兵称作“南野营”,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与乌苏里斯克(双城子)之间。抗联第二路军总部直属队、第三路军第三支队等部300余人驻“北野营”,第一路军警卫旅等部500余人驻“南野营”。1927年加入中共、并曾在苏联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的周保中成为两个营地的负责人,他组织抗日联军官兵自己动手伐木盖房,住定后便开始进行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特别支部局领导教导旅在3年时间里进行了系统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政治教育方面,组织官兵学习了苏联方面提供的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还设法找到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朱德、周恩来的《建立东方民族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论苏德战争及反法西斯斗争》等著作,安排官兵进行学习。军事训练方面,除常规的射击、刺杀、爆破训练外,还进行了特种训练,项目有格斗、跳伞、滑雪、收发电报、拍照、汽车驾驶和摩托车驾驶等。经过训练,全体官兵的政治素质、军事技能都有了很大提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教导旅在3年间先后派遣了20多支小部队回国展开游击战。这些小部队破坏日军控制的交通线和军事设施,袭击日军和伪满军的小股部队,著名战斗有在图们至佳木斯铁路线上炸毁了一列日军运兵列车,日军死伤500余人。教导旅小分队的军事行动,虽然遭受一定伤亡,但极大地鼓舞了东北人民的斗志。

 

1945年7月下旬,教导旅280名官兵组成20多支特遣队,从空中、陆地秘密潜回中国东北,在中苏边境日军筑垒设防地区和牡丹江、佳木斯、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地侦察敌情。这200多位官兵首先将日本关东军在中苏边境的兵力部署、防御工事的构筑情况探明,迅速报送到教导旅,转交给苏军。苏军据此编印了日本关东军防御体系的图册,发至担任主攻的外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一方面军、远东第二方面军的连以上干部。苏军认为中苏边境东段的虎头要塞山顶上,日军的大口径榴弹炮对进攻部队威胁很大、要求教导旅设法炸毁。教导旅派出特遣队,利用日军继续在要塞施工的机会,扮作民工混入要塞,将山顶的大口径榴弹炮炸毁。在执行侦察任务的过程中,大多数特遣队员英勇牺牲。

 

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在苏联境内经过 5 年集中整训的抗联教导旅 (即苏联远东红旗军第 88 旅) 600 余名官兵,配合苏联红军反攻东北,著名抗联将领周保中号召抗联战士要完成三项任务,一要占领城镇,迎接党中央和八路军、新四军会师东北; 二要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 三要作好与国民党抢占东北继续打游击的准备。他们在苏军配合下,占领了长春、沈阳、哈尔滨、大连等 70 多座大中城市和县镇,并控制了铁路交通沿线。他们发动群众,肃清日伪残余势力,接管地方政权,进行建党、建军、建政工作。1945年 8 月 11 日,八路军、新四军一部分兵力挺进东北,与抗联一起改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周保中任自治军副总司令,人数达 27 万余人。1946 年 1 月,东北民主自治军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派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等一行 40 余人抵长春实行 “行政接管” ,东北的形势比较复杂,国民党反动势力占有优势。分布各地的抗联接收部队面对困难,既要抗击国民党的进攻,与公开的或暗藏的敌特作斗争; 又要进行引导和启发群众思想觉悟、建立东北各级民主政权和人民武装的工作,同时,清剿土匪,发展和壮大人民军队。当东北全境解放后,东北民主联军随即入关,配合其他野战军,取得了解放全中国的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但仍有一些关东军部队继续顽抗。教导旅奉命配合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步兵第三八四师等部攻打拒绝投降的日军东宁要塞。经过21天的苦战,东宁要塞终于被攻克,教导旅官兵为此付出伤亡18人的代价。攻打东宁要塞之战可以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教导旅参战官兵都感到自豪。9月6日至9日,教导旅主力分成10批归国,从日军和伪满政权手中收复了57座东北的大小城市。看到抗联回来了许多青壮年立即报名要求参军。鉴于教导旅部队发展迅速,兵员早已突破旅的编制,周保中等决定将教导旅更名为东北人民自卫军,周保中任自卫军总司令。

 

1945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建立以彭真为书记的东北局,前往东北开展工作。4天后,各解放区抽调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和大批干部挺进东北。初到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指战员免不了要与苏联驻军打交道,原抗联教导旅的指战员大多通晓俄语,他们成为两军联络必不可少的桥梁。10月31日,中共中央决定,东北人民自卫军与已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合组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周保中任第三副司令。至此,东北抗日联军及抗日联军教导旅完成了光荣的历史使命,其指战员汇入东北解放战争的洪流中。

 

结论

 

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中指出: “东三省的游击战争,在全国抗战未兴起以前,当然不发生配合问题,但在抗战起来以后,配合的意义就明显表现出来了。那里的游击队多打死一个敌兵,多消耗一个敌弹,多钳制一个敌兵使之不能入关南下,就算对整个抗战增加了一分力量。至其给予整个敌军敌国以精神上的不利影响,给予整个我军和人民以精神上的良好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毛泽东在中共七大召开期间指出 : “从中国革命的最近与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当然,其他根据地没有丢,我们又有了东北,中国革命的基础就更巩固了。”

 

1945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代东北局书记彭真在沈阳接见了东北抗联党委领导成员。随后,周保中等人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彭真等10余位领导作了详尽的工作汇报。彭真感慨万分地说:“在我们中国共产党人20多年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是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是红军出征后,南方红军的3年游击战争;第三件就是东北抗联的14年苦斗。” 

 

194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由抗联队伍发展而来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和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一起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委,罗荣桓为第二政委,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肖劲光为副司令,程子华为副政委。至此,东北抗日联军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作者单位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