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联必须服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作者:宋毅军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东北抗日联军必须服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宋 毅 军

 

内容提要:一、中共中央、毛泽东关注东北抗联情况、领导抗联抗日斗争,东北抗联主动接受党中央和毛泽东的领导;二、根据东北地区抗日斗争的实际情况,东北抗联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中共中央、毛泽东关于东北抗日斗争的指示精神;三、根据东北地区抗日斗争的实际需要,东北抗联根据中共中央、毛泽东关于开展整风的指示精神,加强抗联党组织建设;四、中共中央、毛泽东等十分重视和高度评价东北抗联和东北抗日斗争。
关键词:东北抗联  坚持和服从   中共领导

 

1949年5月14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致东北局并告林彪、罗荣桓、谭政,中原局电报,通报了毛泽东、朱德和东北抗联将领周保中谈话精神:“毛主席向他指出,抗联干部领导抗联斗争及近年参加东北的斗争是光荣的。此种光荣斗争历史应当受到党的承认和尊重。但抗联同志在过去的工作中亦和党内其他各地从事革命斗争的同志一样,是难免有缺点和错误的,应该着重检讨自己过去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借以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以便今后更好地为党工作。上述估计,适用于周保中同志及其他一切一贯地执行党的路线的抗联同志。我们认为应根据上述估计对周保中同志予以积极的帮助,启发他去掉某些包袱和片面性,这个同志会有更大的进步。”这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对东北抗日联军(简称东北抗联)的正确评价,体现了长期以来党中央和毛泽东对抗联将士的关心和爱护。反映了抗日联军在中共中央领导下,在东北坚持14艰苦卓绝抗日斗争光辉历程。

 

一、中共中央、毛泽东关注东北抗联情况、领导抗联抗日斗争,东北抗联主动接受党中央和毛泽东的领导

 

东北抗日联军将领杨靖宇等曾经指出:抗联“队伍健强与否,主要靠党的工作如何而决定的。党是生命线,把党的工作列为第一等的工作。”“党是革命者的生命、灵魂,是革命成功的保证。 “保持中共中央系统。保持党在军队中的领导。”
1、认真学习毛泽东等军事著作,了解全国抗战形势,坚定夺取全国抗战胜利的决心和信心。
1938年4月,毛泽东发表指导全国抗战著名的《论持久战》。用辨证唯物主义观点,正确分析了全面抗战爆发以来的形势,客观论证了中日双方有利和不利条件,科学预见了抗日战争的发展阶段,对于指导抗日战争胜利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论持久战》传到了东北,杨靖宇等抗联将领用报告精神教育和鼓舞指战员们。他说:“毛主席去年作了《论持久战》的重要报告,这个报告已经传到了我们东北。毛主席分析了全国抗战的形势。毛主席还提到我们东北农民参加抗日武装斗争。毛主席说,如果全国农民也都像这样组织起来,就能使日本军队一天忙二十四小时,使之疲于奔命。他鼓励大家,当然我们面前的困难是很大的,但我们能战胜它。”“现在不是日本军队包围着我们,而是日本军队被中国人包围着。他们跑不掉了,一定要完蛋。”他还告诉大家,共产党的军队官兵一致,同心同德,一定会克服各种困难,战胜各种敌人。
曾经根据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指示精神指导东北抗联斗争、东北抗日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之一的杨松,在给周保中等人的信中就提出:“抗日红军在毛泽东同志直接领导之下,已到达陕甘,并于最近东渡黄河而至山西省腹地;北出长城而向内蒙绥远进展,”红军日益接近到与日寇及“满洲国”军队直接冲突的时期了,“使全国各阶级民众,日益相信红军是抗日救国的军队。这些变动,对于东北抗日游击运动有很大的好的政治影响,给游击运动一种推动。”
在中共中央正确领导下,通过学习毛泽东著作和党的各种文件,东北抗联将士坚定地表示:我们东北工作同志,“极彻底明了的拥护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共产国际七次大会关于中国生死存亡的一切指示,和反日民族解放运动的中心任务和策略,而积极拥护党的路线和主张。”认为国共合作是全中华民族统一战线的基础和枢纽。“而我党全国全东北范围工作同志的一切活动,应集中于结构基础之基础、枢纽之枢纽。”“从一切斗争历史,特别是目前唯一的抗日民族解放运动来说,中国共产党的一切行动主张是很必需的、很正确的、有先见的、有准备的。”这对于为抗日而提的一切主张和行动对于成功胜利是有保障的。

 

2、在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政治路线指导下,东北抗联以配合全国总抗战为中心任务。
东北抗日斗争的历史证明,东北党组织虽然在一段时间里得不到中共中央关于东北抗日游击运动的具体指示,可是,东北地区党组织负责人和抗联将领们经过学习认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全体委员,以毛泽东为首名。”就是以毛泽东为代表、为核心。就是要“拥护首先倡导抗日救国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领袖毛泽东先生、朱德将军。实现反攻,驱逐日寇出中国,收复东北失地”   

 

1937年,中共中央以毛泽东3月23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讲话为基础,于4月15日发表《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同志书——为国内和平、争取民主权利、实现对日抗战而斗争》。文件传到东北,周保中于12月30日至次年1月5日,主持召开下江党组织扩大会议即吉东省下江特委扩大会议。会议以“告全党同志书”这个文件为指导,使这有一地区和抗联第二路军的抗日斗争,进入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政治路线指导下、以配合全国总抗战为中心任务的新阶段。后来周保中回忆:“看到过‘党中央告全党同志书’,毛泽东同志的路线,被吉东首先接受了,以后转给南满,也表示同意。”“政治上之所以有信心,主要就是根据这个文件”。他认为:东北抗日联军应保持中国共产党的巩固领导。拥护中国共产党关于目前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 而“中国共产党关于目前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主要精神,就是已经收入《毛泽东选集》第2卷的毛泽东于1937年8月25日起草的《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一文。毛泽东在文章中将“援助东北抗日联军,破坏敌人的后方”作为全国军事总动员的主要任务之一。通过学习,他们坚信,根据毛泽东名论《论持久战》,“抗战三阶段及整个局势趣旨,深信不久必将达到日寇完全被歼除。” 党的基本策略——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在东北目前应根据以往的斗争经验教训,更正确的坚持和运用……“在东北是要发动广大人民,进行坚持继续抗日游击,”使日贼后方——“满洲国”统治动摇,牵制日本侵略军。“毛泽东同志在中共苏区党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提纲及结论,这是我们工作的主要根据。”

 

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们认为,毛泽东指明的“中日战争的长期性表现于战争的三个阶段”“这是毛泽东同志依列宁主义的观点,就中日战争整个进程而给以现实的和可能的一种估计,并不是机械运动的公式。”所以毛泽东同志特别说明:战争的枢纽在乎相持阶段,必须用尽一切努力去停止敌之进攻,使敌之进攻在一定时间内停止在一定的地区。同时相持阶段出现后,用尽我之一切努力去准备反攻所需之一切条件去渡入反攻。

 

二、根据东北地区抗日斗争的实际情况,东北抗联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中共中央、毛泽东关于东北抗日斗争的指示精神

 

经过长期的抗日斗争,东北抗联将领认为,我们抗日联军以往受到重大创伤,原因就在于没有很好地巩固和改造游击队。
1、努力学习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各项路线方针和政策,认真借鉴其他地区抗日斗争的经验。

 

东北抗联将领提出,“我们中央各方面已经解答和指示东北游击运动的需要材料,”中共中央在抗战二周年宣言中,特别着重指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投降危机的严重性,号召全国军民以“坚持抗战、反对妥协,加紧团结、反对分裂,力求进步、反对倒退”三位一体的口号,得到举国大多数群众的拥护,起了有决定意义的作用。“要利用南方朱毛的经验,”在每个分队内应有五个徒手的宣传兵,三人作口头宣传,两人为粉笔队写标语口号和散发传单,此外在队伍中提出“每个反日的游击队员都要成为反日群众的宣传员和组织员”,随时随地在群众中都要尽宣传工作的责任。 

 

东北抗联将领认为,“在东北抗日游击战争中,曾参考过去朱毛在江西井冈山时期内和俄国国内战争时期内的游击战争之经验,同时却估计到东北抗日民族革命的游击战争与国内战争时的游击战争之区别,估计到日本这个敌人和东北创造与敌人作战的游击战术。”在东北的游击队,特别长于在山地、森林内和雪地内的游击战争,如像辽宁省和吉林省东沿长白山脉,在江省沿内兴安岭山脉,都是大的森林和山岭,很适宜于游击活动。这并不是说,在平地铁路公路和城市附近不能作游击活动,恰恰相反,只要人民中有工作基础,并善于机警地运用游击战术,甚至在最困难的冬天和最紧张的敌人讨伐情形之下,也可以在这样地带内活动的。实际上,东北的抗日游击战争,正像全国抗战一样,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讲的,目前抗战是走的最艰难的道路,走完这段艰难困苦的道路以后,才是顺利的胜利的大道,就是说,我国抗战是处在“先败后胜,转弱为强”的这样一条道路上。

 

东北抗联在军事上采取机动的游击战术去对付敌人的“讨伐”。敌来围我时,在敌未围前突破敌人包围,到敌后方去游击。“常常比较巧妙地运用朱毛游击战的十六字诀,就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东北抗日游击队善于设埋伏实行夜击、声东击西、神出鬼没等等游击战术去积极地迅速地打击敌人和消灭敌人。东北抗日游击队还有所谓“三不主义”。就是不打硬仗、不攻坚和不防守。“蓄养实力,培养新的军队基础,择定秘密根据地,相机作游击活动。”“要把关内执行工作的经验教训、理论内容与东北每个具体特殊环境溶化起来。”

 

东北抗日联军的斗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的有机组成部分。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者对东北实行武装侵占。国民党政府采取了所谓不抵抗政策,听任日本侵略者占领整个东北,并且把它的侵略势力向华北和全国发展。这时,也只有中国共产党站到了抗日斗争的最前线。当时,中共中央命令东北地区的党组织坚持抗日斗争,并且派遣了杨靖宇等许多优秀党员到东北地区来工作,他们坚决执行党的方针,和东北各族人民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并且团结了一切爱国的力量,在党中央领导下组成了东北抗日联军,向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长期的艰苦斗争,给了侵略者以有力的打击。“七七”事变,全国进入抗战,杨靖宇等为执行党的“全力牵制敌后”的指示,顺应人民加强抗战的要求,亲率精锐三个师,再度西征,力图与迫近热河的八路军打通联系。毛泽东对此曾给予高度评价。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指定杨靖宇为“七大”的准备委员会委员之一就是体现之一。东北抗日联军当时面对着中国民族最凶恶的敌人——日本侵略者,处境十分困难,但是他们不屈不挠的斗争到底,充分地表现了中国人民和中国民族在任何敌人面前,在任何困难面前绝不低头的伟大精神。打击当时“中国无力抗日”的谰言的作用。“七七”全面抗战以后,东北抗日联军曾在全国总抗战的局面下,积极展开英勇行动,来配合和响应总抗战的行动,特别是第一、二两个年份,我们曾给敌人很大的牵制作用。

 

2、把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指示精神“更切合于东北长期抗战游击运动现实环境,”真正落到实处。
东北抗联将领认为,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而东北地区的抗日斗争环境特殊困难又特别吃紧的情况下,宣传工作更为重要。我们要在全国人民长期抗日统一战线,为自由幸福的中国而奋斗,求民族解放与独立诸基本口号之下,根据毛泽东在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的报告(抗联翻印时书名为《中国人民解放的道路》)“为宣传中心,更切合于东北长期抗战游击运动现实环境,”充分反映被压迫广大群众的要求与愿望,指明应该采取的斗争的道路和方法,按照吉东省委员会不久以前宣传提纲,搜集具体材料,用口头的、文字书报与实际斗争工作相配合,而进行必不可少的宣传。

 

关于争取抗战胜利,抗战初期毛泽东在《论新阶段》报告中指出的基本条件仍是必须的。而在现时事变发展情形之下,周保中等东北抗联将领认为,东北抗联将领在十分困难的斗争中仍然坚信:“我党伟大的中央,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学说陶冶之下的中央,能够迅速的及时的根据了客观的环境和主观力量,决定了自己的斗争的主要的方向,规定革命力量的配置,而定出革命现阶段的战略”。“我们完全同意热烈拥护中央六中全会的决议及我们的导师毛泽东同志在六中全会的报告——论新阶段,我们宣誓我们一定要实现这些文件中所指示的任务而斗争,并将这些文件作我们今后工作的规范。”为此,必须紧握下列各点:第一,肃清国共摩擦,加紧统一战线团结巩固。第二,国民党中央政府应有各党派代表参加,实行抗战宪政和民主,力求后方安定,肃清动摇妥协及奸细分子。第三,彻底执行抗日国防经济政策。第四,统一待遇抗战军旅,增调主力军赴前线,加强机械化部队和空军配置到适当的战略位置,并须发动更广泛的游击战争,扶助游击队。第五,与苏联密切联合,加强相互赞助,但须绝对排斥不利于苏联的各种挑拨企图。第六,联合英美,但不是依靠英美,不可以失去独立自主。

 

三、根据东北地区抗日斗争的实际需要,东北抗联根据中共中央、毛泽东关于开展整风的指示精神,加强抗联党组织建设

 

1941年,全国抗日战争已经进入了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东北地区抗日斗争更加坚苦卓绝。

 

1、东北抗联虽然被迫退入苏联境内,但是“中共党组与政治路线不织变更”,他们仍然坚持组织上的独立性。
东北抗联将士退入前苏联境内以后,他们向前苏联有关方面提出:“中共党组与政治路线不织变更。今后不但不限制独立活动性而且加强独立活动性。”具体讲,一是要在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路线下在满洲的行动。二是东北抗日联军再建立。满洲是中国的一部分,三是东北抗日救国总会与全民抗日统一战线。四是东北党组织的恢复,指导各地方组织和运动。五是与中共中央在满洲所发展的地下工作合一或直接联络。作战计划、军队战线和敌后工作。


东北抗联将士提出:毛泽东“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党的政策决定是根据周围环境详细情形来决定的。特别是战争环境中,尤其要详密的明了和研究敌友我三方面的情况”的指示,我们必须执行。目前东北的情况下,我们对于多年侵占东北国土的全部情形,“必须采用各式各样的方法随时随地加以详细侦察和研究,这是东北党组织和党同志斗争任务之一。”应当将每个地方群众组织变为群众运动与侦察工作二位一体的斗争组织。每个游击队目前必须把坚持发展秘密抗日群众组织,特别是武装组织,来繁殖游击战争的任务,与积极进行侦查工作的任务,紧密联系起来。

 

2、东北抗联虽然被迫退入苏联境内,但是也要在党组织内部进行整风,提高政治觉悟,增强战斗力。

 

在坚苦卓绝的斗争中,东北抗联将士坚信:我们的党不仅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也是全中国民众的领袖。是处于半殖民地的社会基础上,“尤其我们东北党的组织,不能只机械的吸收工人阶级及贫农先进分子入党,对于其他非无产阶级出身的分子也应允许其入党,使他们在抗日战争中、游击作战和阶级斗争中得到锻炼。”

 

在1942年延安整风开始以后,东北抗联的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指示,也提出整风的主要内容:一是改造思想;二是处理党内外关系;三是提高语言文字。即反对学风中主观主义,教条主义与经验主义,因为主观主义把感想当政策,是反党性,反对历史唯物论和辩证唯物论,;反对文风中党八股;反对党风中宗派主义。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要研究现状,研究历史,研究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坚持应用实践,坚持基础理论与实际统一。分析实事与客观,详细占有材料,了解情况与掌握政策。

 

通过开展整风运动,东北抗联党员干部认识到:“如果不在筑设党的原则基础上,来耐心的进行琐碎的日常工作是不行的,不用马克思列宁的理论去武装每个党员同志是不行的,不在斗争中进行不疲不倦的反各式样的倾向与不正确意识是不行的,不提高党的民主集中制是不行的,不提高党的纪律性是更不行的。” 目前东北民族革命运动,不但迫切需要与中央建立直接联系,同时还需要与党中央的机关报纸,各种杂志刊物建立直接输送到东北的工作,目前吾党的党员和群众组织,需要这些报纸刊物杂志,比任何时候都迫切。因党需要造就大批新战士,需要强固的工作基础。而没有这些列宁主义的武器是不行的。

 

1945年7月,周保中起草了由东北抗联缩编的“教导旅”经过整风以后应该遵守的“政治备忘录”、“ 组织备忘录”、“ 行为备忘录”,来约束党员干部,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政治备忘录规定:中国人民艰苦抗战,民族解放胜利来临。苏联红军吊民伐罪,东北河山复见光明。共产党员坚贞稳定,对我中华祖国竭诚。海亦可枯石亦可烂,志趣宗旨绝勿变更。组织备忘录规定:要遵守系统规定:要保持密切联络。要到处学习进步,要利用一切经验。要敢作敢为。要有坚定主义,要有手段方法。要团结内部,要纪律森严。要熟知事物,要到处检点。要正常工作,要准备应变。行为备忘录规定:小心酒肉钱财引诱你,小心美丽色相沉迷你。小心甜言蜜语欺骗你,小心华衣华屋拘住你。小心日寇遗毒沾染你,小心走狗叛徒暗算你。小心法西斯蒂杀害你,小心偷安懒惰杀害你。

 

 四、中共中央、毛泽东等十分重视和高度评价东北抗联和东北抗日斗争

关于东北抗日与华北抗战的相互配合的密切关系。

早在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关于1936年军事部署的总方针就明确提出:1936年“准备直接对日作战的力量”。“但在日本占领区域及自治区,应尽量组织,扩大及联合一切的抗日武装力量——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等,同日本军队进行直接的有力的游击战争。”同时还应估计到,在1936年下半年,第一方面军有可能和有必要同日本军队发生部分的战斗(晋绥察方面)。在一切省份发展游击战争,而着重于主要的省份(河北、山西、热察绥、东三省、山东、河南、江苏、浙江、福建、陕甘)。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不久,毛泽东又指明:热河、河北两省交界的雾灵山一带,要派杨成武去发展新的游击区域。“这是敌人的远后方,东面策应东北抗日联军,南面策应晋察冀,北面与蒙古接近,西面与绥远联系”。在天下有变的时候,这个地区可以首先得到国际的援助。朱德、彭德怀也提出:开辟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与在辽宁、热河一带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呼应配合行动,向东北发展;以便将来日苏战争爆发后,八路军配合作战和取得补充。”

 

关于东北抗联斗争对全国抗战的历史作用。毛泽东在同红色中华记者的谈话中认为:“满洲义勇军数年顽强抗战的经过……清楚地证明中国有力抗日,有力来收复失地,并争取民族的独立自由。”  “我们看了东北义勇军能够长期英勇抗战,据敌报说,敌人损失了十余万生命与数万万金钱。而且相当牵制了推迟了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本部的进攻。他们虽然还没有最后战胜敌人,但他们对于全国民族已经有了极大的功劳和帮助。到今天没有一个人能说东北义勇军不能单独抗日的话。”

 

全面抗战开始不久,毛泽东从全国战局出发,进一步指明东北抗日斗争的地位和作用,他说:“抗日义勇军从日本压迫者手中赢得了自由,并以同样的方式武装了自己。如果中国人民都得到训练、武装和组织,他们也同样能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力量。”东北那里“也是民族统一战线,除共产党员外,还有其他的派别及各种不同的军队与民众团体,他们已在共同的方针下团结起来了。”与此同时,整个游击战争,在敌人后方所起的削弱敌人、钳制敌人、妨碍敌人运输的作用,和给予全国正规军和全国人民精神生的鼓励等等,都是战略上配合了正规战争。“例如东三省的游击战争,在全国抗战来起以前当然不发生配合问题,但在抗战起来以后,配合的意义就明显地表现出来了。”那里的游击队多打死一个敌兵,多消耗一个敌弹,多钳制一个敌兵使之不能入关南下,就算对整个抗战增加了一分力量。“至其给予整个敌军敌国以精神上的不利影响,给予整个我军和人民以精神上的良好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关于东北抗日联军发动和武装农民群众经验,毛泽东肯定道“须知东三省的抗日义勇军,仅仅是表示了全国农民所能动员抗战的潜伏力量的一小部分。”中国农民有很大的潜力,只要组织和指挥得当,能使日本军队一天忙碌二十四小时,使之疲于奔命。关于建立长白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山地建立根据地之有利是人人明白的,已经建立或正在建立或准备建立的长白山、五台山、太行山、泰山、燕山、茅山等根据地都是。这些根据地明将是抗日游击战争最能长期支持的场所,是抗日战争的重要堡垒。我们必须到一切处于敌后的山岳地带去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起根据地来。”他提出:“东北义勇军抗战最久,有七年的历史,现在虽只有一万人,但成为很好的基础。现在的问题是使中央同东北抗日联军建立联系,首先派交通员并设法派电台去。东北抗日联军,如果有好的领导,在有山村及反对民族敌人等条件下有发展的可能,否则也有削弱的可能。”

 

朱德则举例说明东北抗日联军的作用和意义,他说:东北的数万人民革命军、义勇军“经常牵制着数十万日伪军,使日伪在东北的统治不能稳定,使日寇很困难甚至无法榨取东北的资源”,“最大限度地疲困敌人”,“使其前线不能得到补充,战地又无以征发,而失去其长期战争的能力。”

 

关于东北抗日联军在对日大反攻中的重要贡献。毛泽东指出:英勇的苏联红军来到中国,进攻日本侵略者,“我东北民主联军与东北人民配合红军作战,消灭日寇与伪满,替东北人民开辟了自由生活的道路。”周恩来认为:“历史上东北的游击战是有过很大的发展的。在九一八以后到抗战以前,东北的游击战在中国是十分有名的。”抗战爆发之后,东北的游击队削减了一些,但直到1941年、1942年,日本的报告仍不能不承认其有广大的活动。同时,八路军这时早已开到了辽西,建立了冀热辽根据地。“在日本投降之前,东北的西部便有了八路军,其东部和北部仍有打散了的游击队。这些游击队的数量虽不大,但有着很大的潜势力。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他们缴获了许多枪支,解放了广大的人民。”

 

毛泽东评价道:满洲人民与军队的经验,大家知道了。中国军队不能消灭这是肯定的。地域小(直接根据地小但国度大),人数少,但阵线巩固,也能相持。“例如,十年红军战争,某种程度上说来一个时期内的东北义勇军。将来假定有大部叛变之事,留下的小部亦可造成相持,”只要能不断打破“围剿”,这种相持形势就有了。周恩来则正确地预见道:“东北是世界法西斯侵略战争最先爆发的火药库,但也许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最后结束的场所,而目前又正是日寇企图进犯苏联的一个缺口。东北的得失,具有世界的战略意义。”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