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胜哄山

作者:王宗仁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该页中佐:(暗自发笑)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除了表示遗憾之外,我无话可说。

 

就这样一直拖到晚上,苏联的炮击终于停止了,似乎是师团长的命令。炮击虽然终止,但让高野中佐立刻去胜洪山阵地仍有危险,而且在太阳落后更危险,即使停战了也不能让高野中佐冒着危险前去。商量好了,待到明天再去胜哄阵地。

 

当天也夜里就住在苏联的军官的宿舍了。

 

昭和20年8月26日

 

高野中佐在苏军官宿舍吃完早饭后,在上午9点由大尉和师团长用车送到前线,然后独自前往胜哄阵地传达用日语书写的内容:

 

1.今天中午在阵地中央,也就是从苏军阵地可以看得见地方挂起白旗。

 

2.日军要排起五列纵队从阵地出发,其顺序是:伤兵、苏军俘虏、非战斗员、将校、下士官、士兵、军属。

 

3.走出阵地的官兵,在地区队北门路上停止前进,并把武器集中一处。

 

4.阵地内的所有设备不得移动、破坏、尽量放置原位。

 

高野中佐从间岛出发时,就准备好了日军参谋肩章,停战时高野中佐虽然不认参谋,但对于正在顽强抵抗的胜哄阵地的官兵来说,不管怎么说参谋的肩章还是起作用的(他原先是第三军参谋)。高野中佐带上日军参谋肩章,把准备好的白旗挂在肩上,一个人向建有胜哄神社的山上登去。

 

在前进的途中,最初发现他的哨兵问他是谁,他回他说:“我是第三军的高野参谋,是来送关东军司令官命令来的”,哨兵立刻收起枪,接着又向一个哨兵报告:“我是第三军的高野参谋”。然而,哨兵并不知道,在最前线不应该出现挂参谋肩章的人,他们怀疑这位佩戴陆军中佐肩章的人是朝鲜人或满人的便衣,就拔出刺刀气势汹汹相迎。

 

一个哨兵队长喊着“等一下”跑了过来,这时的高野中佐才醒悟到肩章起了相反的作用,接着,他们认为即便是苏军的密探,连武器都没带,也没多大关系,就由分哨长带到了阵地。

 

从胜哄阵地的枪眼里,早就发现一位佩戴日本陆军将校参谋肩章的人从苏方扛着白旗登上山来,他们边注视边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怀疑该页中佐是苏军的密探,而今听说是传达第三军的命令,又是关东军,又是第三军的停战命令,说的很具体不像是说谎,然而,这里是关东军的最前线阵地,连就前线都没被攻破,后方的关东军和第三军就不应该投降,由此判断,这个人可能是苏军的密探。
第3大队长向阵地内各处同时通话,询问有谁知道第三军有个叫高野参谋的,有知道的,请立即回报。连部队长都不知道,这个称高野参谋的肯定是在说谎,那就是敌人的密探。于是决定作为俘虏进行审问,正在这时,从阵地的远处传达电话,有一位少尉称知道这个人,经验看证实,此人的确是高野参谋。

 

该少尉到这年春天还在第三军司令部任会计官,当然熟知高野参谋。假如这位会计少尉不在阵地,那么高野中佐就可能被当成密探长时间审问,该阵地仍将继续作战,直到最后一兵战死为止。

 

高野将第三军司令部的命令和苏军的传达信同时交给了第3大队长。第3大队长指示部队长,命令阵地的全体官兵集合。
上刺刀,向天皇住地遥拜、缴械。

 

以后,就是按苏联师长的指示去做了。

 

在该阵地战死的尸体被集中到一处进行了火葬。后来,苏军对此事的处理提出指责,说当时不该火葬。

 

17点左右,为了乘火车必须行军到金苍,因为日军在撤退时将铁道设备都破坏了,所以必须行军到金苍才能乘车,行军大约要五天时间,因此阵地内的粮食要各自分带,从这时起要回日本,五天的行军很吃力。

 

第一宿住在石门子兵营。日落前就到达了石门子,伤兵被苏联军用汽车送往野战医院,治疗后送归日本。

 

长时间守备的阵地交给了苏军,最后离开阵地时间是18点多钟。

 

由于小股残敌人负隅顽抗,东宁战场持续到8月30日结束战斗。

 

资料来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