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胜哄山

作者:王宗仁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昭和20年8月22日

 

这天早晨苏军炮击仍很激烈。

 

刚过中午,在雨点般的炮弹中,20日晚上派往第四地区队的两名敢死队传令兵安全返回。根据传令兵的报告,旅团司令部也和该阵地一样,也没收到任何指示和命令,第四地区队的官兵,几乎全部死亡,战斗仍在继续。第一边境守备队中,只剩下第三地区胜哄阵地。

 

这一晚上仍派尖刀队出击。

 

昭和20年8月23日

 

一天当中,苏军的炮火像雨点一样轰向胜哄阵地,虽然没有苏步兵部队的攻击,但指挥系统也因麻痹而受到损害。

 

昭和20年8月24日

 

离开战斗指挥所的指挥员,开战以来半个月不带重武器,阵地守备也有界限,各队根据命令独自判断进行战斗,靠队长判断和想法进行战斗。

 

在朝鲜和满族国的边境上靠近苏联符拉迪沃斯托克附近有一个叫间岛的地方。

 

间岛是关东军的要地,设有机场,连陆军医院和大部队都驻扎在那里,昭和20年6月,苏“满”边境紧张时期,东宁第一陆军医院撤退到龙井。

 

停战后,苏军将间岛的陆军兵营作为日军的俘虏收容所使用。高野定夫中佐也被收容在这里,高野中佐在停战时是间岛的平站基地指挥官,此前驻扎在东宁地区,在日本高级将校当中,是属于对第一边境守备队非常了解的人物。

 

8月24日,高野中佐被苏联将校叫去,问他东宁胜哄阵地的日军为什么至今仍在战斗,让高野中佐去传达日军司令官的停战命令。为什么让高野中佐去现场呢?因为高野中佐原先属于第12师团城子沟部队,胜哄阵地和城子沟部队不是同一师团,所管辖的范围也不一样,因此,高野提出疑问。

 

在该收容所里,第一边境守备队的官兵一名也没有,不理解高野中佐的翻译还是把信交给了他。内容是关东军司令官对第三军的停战命令。高野中佐虽然不愿意接受这种任务,但想到停战以后可以少损失一些日本的官兵,而且也没有其他人胜任此事,也就接受了这个重大任务,答应明天出发。

 

昭和20年8月25日

 

根据约定,当天早晨苏联大尉驾汽车到间岛俘虏收容所接高野中佐,要从间岛机场到诺保(三岔口北面)机场。间岛机场停有苏联的侦察机,是架可载两人的双座机,虽然还有日本的攻击机,但苏联的空军不会驾驶,没有办法,只好分乘两架苏联的侦察机由(托洛比)大尉和高野中佐各乘一架从间岛10点钟出发,到达胜哄阵地东侧的(诺保)时12点,在机场降落时可以听到东宁方向的山上响着枪炮声。

 

高野中佐内心暗自发笑,连武器都不充足的第一边境守备的官兵竟和优势兵力的苏联大军周旋,在停战后的10多天里还在守阵地,还在为大日本帝国陆军而奋战。

 

高野中佐被带到街中的一个西餐厅馆,同苏联将校用伏特加酒干杯后,就被派往胜洪山阵地去阻止战斗。

 

负责进攻边境守备阵地的师团是少将。

 

担任胜哄阵地守备的仍是部队长斋藤俊治大尉。

 

高野中佐:现在苏军正在炮击,在炮击当中无法去胜哄阵地,应立即停止炮击。

 

师团长:为什么不听天皇的命令继续战斗,还射杀我们派去的军使,连个回信都不给。

 

高野中佐:由于贵军的猛烈攻击,胜哄阵地的通信设备可能已被炸坏,听不到天皇命令,因此才有我去直接传达天皇的停战命令,我要是不去,还有什么办法。请你下令,立即停止炮击。

 

师团长:我们可以下命停止炮击,但日军也必须停止战斗。

 

高野中佐:日军停止战斗,待我到达胜哄阵地内才行,现在怎么能行呢?

 

师团长:日军每天晚上都带着战刀和手榴弹来袭击我方阵地,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损害。苏联军队用4——5天的时间就平定了满洲,一直进攻到朝鲜的中部,只有我们师团被困在苏“满”边境一步也不能前进,我们师团受到严厉叱责。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