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宁要塞构筑的历史背景与目的

作者:dnys09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公然武装侵略实现了对中国东北领土占领,随即就把下步的战略目标指向苏联。1932年夏,关东军开始拟定具体的对苏攻势作战计划《年度作战计划》。其内容是:把战场定在苏联境内,首先从东正面,以伏罗希洛夫、乌苏里斯克、双城子为目标发起主攻,消灭海山崴周围的地面兵力及航空兵力,随后,在保持僵持状态的西部正面发起攻势,东西夹击,最后强迫苏军在后贝加尔湖方面决战。

 

1933年10月,日本参谋本部派出作战课长铃木率道大佐一行14人,先以牡丹江为中心,对东宁、绥芬河、密山及虎林各地进行了侦察测量,接着沿中苏中蒙的富锦、黑河等辗转到内蒙的海拉尔。回到本部后,根据对苏作战的需要起草了准备修筑要塞工事的命令。于1934年5月12日以关东军司令官菱刈大将的名义,下达了关作命第589号,决定首先对国境重要地点东宁、绥芬河、平阳镇、海拉尔附近地带实施修筑阵地计划。

 

由于东宁处于对苏作战的东正面的重要位置上,铃木测量队仅在1933年10月末到1934年4月间就四次来到东宁侦察,可见东宁地理位置的非同一般。几次修改作战方案都将东宁作为突破口,所以关东军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第一批筑城工事中就开始修筑了东宁要塞。

 

1934年5月,根据日军参谋本部铃木率道大佐一行在所谓“满苏边境”有关地区,经过长期勘察、精心设计论证而制定的国境阵地军事筑城方案。随既关东军司令官菱刈隆大将签发了“关作命第589号命令”。决定在东宁、绥芬河、平阳镇及海拉尔等地,分别按照附件规定,调动大批人力、财力、物力,开始实施浩繁的“军事筑城” 工程。从而对当时世界上唯一由共产党执政的苏联社会主义国家,摆出了一副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态势。这决非是针对个别地方修筑的一般边境警备工事,也不是偶然采取的临时措施或权宜之计。而是日本军部和关东军图谋已久,在建立伪满洲国的同时,精心组织策划的重大侵苏战略部署,是日本帝国主义为进一步实施早已奉行多年的“大陆政策”的必然产物。即以此为桥头堡,侵吞苏联远东地区,进而独霸亚洲。这一切均有其必然的军事背景和深远的历史根源。

 

首先,从历史根源讲,日本社会制度的帝国主义性质,决定了它的侵略本质。它从1868年“明治维新”后才走上了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这时已有整整一个世纪发展历史的西方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完成或在完成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掠夺了大片殖民地,控制了广大海外市场。而这时的日本则一无所有。这使得日本急于用直接的扩张手段来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因此,日本自明治维新以后就开始了对邻国的侵略。 1874年日本首先用武力侵略我国台湾,后因遭到台湾人民的激烈反抗和疾病的侵袭而陷入绝境,才由清政府赔付白银50万两而从台湾撤退。1875年日本海军向朝鲜挑衅,次年迫使朝鲜签订了《江华条约》,开放釜山、仁川、云山等通商口岸。1890年日本军阀头子、后来当上首相的山县有朋,在向明治天皇提交的一份“兵制改革”奏文中,叫嚷要把“满蒙”作为日本帝国的生命线,使日本成为“东洋盟主”。此后,在日本政府内部即逐渐形成了一条企图吞并朝鲜、侵占“满蒙”,进而征服中国,称霸亚洲的基本国策,即所谓“大陆政策”。

 

1894年日本向中国发动了甲午战争,并强迫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从我国割去了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并把朝鲜变成了它的半殖民地。到了1927年4月,“大陆政策”的坚定推选者新日本军阀田中义一上台组阁后,已不满足于维持所谓“满蒙生命线”状况。居然向天皇呈奏“……唯欲征服“支那”(二战结束前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蔑称),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须征服“支那”……”。这表明日本帝国主义在对外实行扩张、侵略的“大陆政策”道路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是其帝国主义野心越来越大标志,这时的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名符其实、地地道道的帝国主义国家。因此于1931年,便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随后就大力投入矛头直指苏联的边境要塞修筑工程。所以这一切是完全符合帝国主义对外侵略的必然发展规律的,是其军国主义侵略本性所决定的。

 

日、俄之间历来就是宿敌。19世纪末,日俄之间的历史纠葛是从争夺我国东北和朝鲜开始。1894年日本通过甲午战争和《马关条约》侵占了朝鲜和我国辽东半岛等地后,沙俄为了把辽东半岛从日本手中夺过去,于1895年4月联合德、法向日本提出干涉照会。并将三国驻扎亚洲的舰队调集到中国黄海海面,以武力对日本进行威胁,迫使日本以中国增加赔款为条件,归还辽东半岛。把已吞到嘴的一块肥肉不得不吐了出来。随后沙俄又借口“还辽有功”,攫取了在我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强行租借旅大地区等特权,企图在我东北推行“黄色俄罗斯”的罪恶计划。这当然和日本的“大陆政策”发生了尖锐 不可调和冲突。于是,日本以沙俄为敌国,制订了一个十年(1896~1905年)扩军计划,下定了对俄作战决一雌雄的决心。从而导致了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结果沙俄惨败,日本不仅从沙俄手中重新夺回了我辽东半岛,夺取了沙俄控制的“中东铁路”,随之改称“南满铁路”。而且还迫使沙俄将远东领土库页岛的南半部割让给日本。迫使沙俄承认日本对朝鲜的独占地位。日本终于对沙俄报了“一箭之仇”。

 

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社会革命。早在19世纪末叶《共产党宣言》问世之初,这个共产主义幽灵便引起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资产阶级的极度恐惶和仇视。他们迫不急待地联合组成“国际反共十字军”对苏俄进行武装干涉,企图将新生的苏维埃红色政权扼杀在摇篮之中。日本帝国主义在这场武装干涉中充当了急先锋,派出十余万武装部队侵占了从海参崴到贝加尔湖以东的苏俄广大远东领土,达数年之久。最后虽因国际武装干涉而不得不被迫撤军,但日本觊觎苏俄远东领土的野心却一直不死,因为这完全符合其“大陆政策”的目标。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