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健一夫

作者:dnys09  来源:原创  阅读  次

福健一夫(1910——1940),又称福间一夫,大和民族,日本国熊本县人。日本东亚土木株式会社一名绑架子工人。1936年春随侵华日军来到中国,在东北的南满集安县做一名修筑铁路的小工头,上司安排他监督中国劳工服劳役。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政府鼓动日本人到中国东北去“发家致富”,极力推行和实施移民政策,诱惑青少年组成“青少年义勇军”,称之“为祖国、为人类的最崇高光荣的道路”,以致要青少年充当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炮灰。已经醒悟的日本人,对于日本法西斯的罪恶行径和悲观厌战情绪与日俱增。

 

1936年6月24日,杨靖宇指挥抗联一军教导团一举攻克通(化)集(安)铁路土口子隧道工地,解放了被抓的包括福健在内的250多名劳工,经查明福健身份后,得知他一向对中国劳工很好,劳工们说,福健虽说是一个日本监工人员,但他为人善良,从不打骂劳工,同情劳工的疾苦。但福健不顾顺从上司的旨意,在暗中给劳工很多关怀和帮助,每次德川一郎来工地巡察时,他都大声提醒劳工“快干活!快干活!”,他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劳工拳打脚踢,肆意欺凌,内心充满了对侵略者的仇恨。他还常给劳工们挣工钱,挣待遇,为此,上司对他颇为不满,还罚他和中国劳工一起干挑土、搬石等重体力劳动,就这样福健也始终没有改变对待同中国劳工的友好态度。杨靖宇听后,决定释放他,他不但不走还非要求参加抗联部队不可,他说“日本侵略中国是错误的,我也是受苦的人,反对这种做法,所以我要参加你们的队伍,跟你们一起干吧,共同抗日,你要不要我这个日本人?”在他的恳切要求下,抗联只好收留了他。将他编入抗联一军教导团机枪连二排二班当战士。从此福健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同战友们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抗联战士。

 

当时,他所在的部队为保密起见,都不称呼名字,都编成号,福健被编为“8号”,因为他年龄较大,战友们都习惯称他为“老8号”。在抗联的队伍中福健处处表现出革命者的浩然正气,他聆听过杨靖宇总司令和魏拯民政委作的政治报告,他和战友们同唱《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军歌》,他的思想政治觉悟得到进一步提高。他感慨地说:“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将来你们革命成功了,请中国共产党给我写封证明信,我拿着信找日本共产党。”他曾经参加过攻打临江县六道沟、七道沟战斗,桦甸县木箕河林场战斗,还经历了临江岔沟大突围等战斗,在战斗中,他曾几次对隐藏在地窖中的日本守军喊话劝降。在抗日战场上纵横驰骋,冲峰陷阵,英勇杀敌,已锤炼成一名勇敢的抗联战士。
1940年9月,抗联小部队日夜兼程向东宁进发,行军途中福健因饿的太久,且又吃了没有搓净皮的稻子,造成脱肛,行军困难。他没有呻吟,咬紧牙关,忍受痛苦,跟上队伍,这是多么令人钦佩的坚强战士。
同年11月的一天,抗联小部队来到东宁县二道沟一带,突然遭到百余名日伪军围剿,因敌重我寡,紧急关头福建和小万顺(朝鲜族)执意要自己留下来掩护战友突围,他的口气几乎就是命令,他决心把死留给自己,把生命留给战友,姜殿元等同志只好忍痛离开二位战友。

 

战友们终于突围了,可是福健和小万顺牺牲了,他们的遗体被凶残的敌人肢解,身首异处,肢体四弃。
福建一夫是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支持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斗争,把一腔热血洒在异国它乡,令人扼腕敬佩。他的正义行动尽管至今不为人知,但是,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他的国际主义精神将与日月同在。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