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义成集结中国国民救国军余部企图夺取东宁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  阅读  次

在日军进攻东宁时,吴义成、周保中(中共满洲省军季书记)所部因被日军园部支队困隔于宁安境内,无法支援东宁,并以诱敌回援,再袭宁安守备队,以减轻东宁方面的压力。而此时的东宁已经失守。当吴义成、胡泽民(中共党员)及时制止,晓以大义。吴义成才放弃去苏联的念头,决意留下继续抗日。在周保中帮助下,吴义成整顿部队改组救国军,成立了东北抗日救国军游击军。吴义成任救国军代总司令,周保中任总参谋长,胡泽民任副总参谋长。并将所部整编为四路军和一个救国游击军,以姚振山、柴世荣等任各路司令,以李延禄任救国游击军司令。救国军余部虽经整编,但部队内部情况比较复杂,实际上有些将领已不听从代理总司令吴义成的指挥,而是自行其事。大敌当前,周保中为加强战斗堡垒作用,在上至将领下至士兵中进行了大量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一部分队伍中的党团组织和共产党员也做了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使官兵的觉悟有所提高,战斗力也逐渐得到恢复。

 

为“给日寇以打击,给人民以振奋”,周保中积极推动吴义成在日军“立足未稳”之时攻打三岔口。他亲自与胡泽民组织策划联络各小股部队。1933年3月3日,在东宁组织了包括张裕亭、鲍老五、朱半拉子、李三侠等各股救国军、山林队共约2000人的队伍。

 

当时,驻扎在三岔口的日军守备队(营)的600余人,此外,还有没随救国军司令部撤走的3团2营营长孙福元以下51人,前保卫团总队长袁维清以下101人,他们投降后,被编入警察队及伪军团,共约一千余人。日军仗恃优势装备,狂傲无比,气焰嚣张。

 

救国军、山林队,装备极差,仅有几挺机枪,除少数人有步、骑枪外,很对人没有武器。新参加救国军的青年只有几颗手榴弹。当地群众叫他们“手榴弹队”。但救国军中多是富有民族气节的爱国人士和热血青年。他们念念不忘“杀敌报国,匹夫有则”,“只要万众一心,何惧赤手空拳”。东宁父老民众,听说救国军要攻打三岔口,自发组织了运粮队,转角楼村的张元文把家里八米长的木板捐献给救国军过城壕用,还有的群众自愿给部队当向导和挑夫。日伪军方面对救国军攻打三岔口则一无所知。

 

3月9日夜,各路攻城部队集结于三岔口城外,切断了敌人的电话线。10日拂晓,攻城部队开始行动,一路部队从东门进攻;另一路从北门进攻;主攻部队由吴义成、李三侠、朱半拉子率部分别从南门和城墙东南角进攻;鲍老五率一部埋伏在万鹿沟口堵截敌援兵。各路部队一举攻进县城,由于伪警察署中的吕巡官事先与李三侠有联系,救国军没放一枪,即占领了伪警察署,劝他们起义,共同抗日。20多名警察反正参加了救国军。从南门攻城的救国军占领南火磨(原兵工厂),然后进入中央大街,攻占双合太、福利成等有利据点,随即又包围了驻北大街的三十多名日军边境监视队,一阵手榴弹就消灭了大部分。与此同时,攻打东门和北门的两股部队包围了住东大街的伪军团部,向伪军劝降,多数人起义。救国军所行无阻,又继续占领永于德、利兴福、益盛永等有利地形。这时日军守备队开始有组织地反击,被我击退。救国军进而控制了西大街商务会南北(日军守备司令部)胡同,指挥部亦随之设在双合太。

 

日军凭借优势兵器和武士道精神,再次反扑。但救国军占领大街两侧有利地势。他们在房顶上,从墙角处,从容射杀从明处冲来的敌人,十分顺手。占据在益盛合商店雨蓬上的一名救国军战士,用步枪就打死十多个敌人。此时,救国军集中活力猛攻敌主力,日军被迫退至西山,准备逃走。这时,伪项团长急忙劝阻,“胡匪乃乌合之众,且又弹药不继,必难持久”,日军逐放弃逃走念头,并准备反扑。

 

翌日,日伪发起反扑,用火炮轰击救国军各火力点,炸毁楼房多处,机枪手壮烈牺牲,救国军在敌火力压制下撤出阵地。敌趁机占领德顺利,与救国军在东华书店展开了激烈翔巷战,两名机枪手牺牲。因敌占据有利地势,救国军伤亡较大。这时,已投降的伪军见日军出动,又调转枪口向救国军射击,使救国军受到重创。接着敌人将南火磨五节大楼炸毁,战斗在楼顶部20多名救国军战士全部牺牲。留在城内的救国军仍和敌人继续战斗,其一部在同顺居和商务会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12日拂晓,吴义成组织救国军展开攻势,再次将日伪军击退到城西北,龟缩在军营和西山炮台,固守不出。张裕亭指挥部队向西山炮队进攻,连续三次被敌击退,有数名救国军在战斗中牺牲。张裕亭见强攻不成,就虚张声势,采用佯攻,企图使敌人子弹打光。日军亦非常狡猾,人少就用步枪射击,人多就用机枪扫射。就在双方相持时,日军放出了信鸽,向绥芬河救援。鸽子放出后即被救国军发现,因没想到是信鸽,亦没有射击。

 

于13日上午,敌援兵从绥芬河开来,鲍老五早已率部在万鹿沟两侧严阵以待。当敌运兵汽车进入伏击圈时,东西两侧机枪、手榴弹齐发,当即炸毁汽车,车上日军死伤三分之一。其余日军就地顽抗,而后,向西山方向退却。日军四面受击,攻退不成,而救国军又攻克不下,双方僵持到下午3时许,绥芬河又增派援兵,用重炮攻击万鹿沟东西两侧阵地,这时又有一股日军援兵从通沟赶到,对鲍老五形成两面攻势,鲍见难以守住,下令撤退。此时,两路日军向三岔口进攻,在三岔口的救国军为不陷于腹背受敌的境地,吴义成下令分股撤退。当晚,李三侠、朱半拉子率部从石门子方向撤走,张裕亭等率部从东门沿边境河撤至下烧锅(今新立村)。

 

这次攻城共歼敌100多人,缴获了部分武器弹药。救国军撤离后,日军进行疯狂的报复,在全县搜捕“通匪”群众,杀死爱国者200多人,烧毁大批民房。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