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宁失守王德林等部退入苏联境地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  阅读  次

 “九一八事变”后驻敦化防军第27旅第677团第3营营长王德林,于1932年2月8日在延吉县小城子举旗抗日,在共产党员李延禄、孟泾清、金大伦等协助下,将所部编为“中国国民救国军”,后由李延禄兼任补充团团长。广大工农群众,群起响应,队伍由300多人迅速发展到3000多人。15日王德林部救国军攻克敦化县城,24日攻克额穆县城;28日又攻克蛟河县城,3月19日在镜泊湖截击日军天野旅团后,军威大振,队伍扩大到近万人。

 

4月,在宁安召开的吉东军事会议上,决定部队换防由21旅所属部队移驻铁路沿线,东宁地区交给救国军驻扎。

 

5月,救国军进驻东宁,将东宁县保卫团、商团组织编为第1营,公安局和警察队编为第2营,招抚附近山林队编为第3营,任命原保卫团总队长姜开山为团长,并在三岔口组成救国军总司令部。其部队编成:

 

总司令:王德林

 

副总司令:孔宪荣、王玉振

 

参谋长:李延禄

 

前方司令:吴义成  参谋长:胡泽民

 

总参议:周保中(8月到东宁后任命)

 

旅长:郑汉卿、刘世凯、李延禄

 

总司令部设八大处、国民日报社、兵工厂。救国军佩戴着上半白色,下半红色,字是黑色的布制袖标,并加盖关防。

 

为维护社会秩序和严肃军纪,执法队每天抱着司令部大令沿街巡查,遇有不逞之徒,可就地正法。因此,救国军内虽有很多绿林人物,在救国军进驻三岔口半年多的时间内,县城和附近村屯,没有发生抢劫和其它扰民事件。鉴此,救国军的举旗斗争激发了爱国学生的反侵略热忱。在男校校长邹清源和女校长马俊的带领下,500多名学生手持旗帜,上街游行,学生会骨干邹玉芬领头高喊“恢复国土,抵制日货,取消二十一条”等口号,大街上充满了团结抗日的气氛。

 

1933年1月1日凌晨,日军园部支队一部进抵磨刀石车站附近,立即对李延禄部发起进攻。战斗了一个上午,李部连续击退了敌人四次冲锋。午后敌人从背后插入,将补充团的阵地团团围住,李延禄视情决定率部突围,撤至虎林一带,磨刀石车站失守后,日军控制中东铁路线,直向绥芬河方向进犯。

 

关东军广濑师团长得知各支队进展顺利,于是决定在继续扫荡密山方向的同时,把园部支队的主力转用到小绥芬河方向,按预定计划开始向东宁方向进攻。1月5日夜下达命令如下:

 

一、园部支队于1月18日傍晚在小绥芬河及绥芬河附近集结,经小绥芬河——东宁大道及绥芬河——东宁大道击败附近之敌。

 

二、令穆棱铁道守备队于1月7日傍晚前,将一部分兵力配置在八面通,将主力配置在梨树镇,负责维持两地及附近治安并扫荡残敌。

 

三、令穆棱站守备队将主力配置在穆棱站、磨刀石及下城子之间中东铁路的交通部位。

 

四、令飞行队仍以主力协助密山支队,以一部在10日晨以后协助园部支队。

 

广濑师团长在未下达对东宁作战命令之前,园部少将早已了解师团长的意图,因此,步兵第8旅团第39联队记载了这段历史:

 

“以第3大队为先遣队,从掖河北的谷地向东迂回,而联队主力沿铁路向东前进,担任迂回尖刀的是第1中队第1小队,迂回路线是山间小路,以一路纵队前进,尖刀长手里拿着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边对照地形边前进,但在半路还是误入岐途,遭到了大队长的斥责。

 

因穿着棉鞋行军,会出汗,而休息时间一长就会被冻伤。为此,在行军中一般穿着普通鞋行军,到了宿营地换上棉鞋,手脚指甲经常冻成紫色,就硬着头皮用两个手掌来回反复揉搓来御寒。

 

31日晚,达到某村宿营地,中队长被分住在一个很小的农舍(窝棚)内,又住不下,于是中队长令把房子拆了,分给各小队1—2根柱子,燃烧露营,围坐以待闭,此时,是12月31日晚,天一亮就是昭和八年(1933)的元旦节。一个小队长拿出一瓶威士忌,用小碗轮着喝,这就是所谓的“战场屠苏”。

 

这夜气温达到零下40多度,借助露营火取暖,身体前部稍稍感到暖和点儿,而寒气透过防寒服,背部则是刺骨的寒冷。支队2日午后从抬马沟出发,经过行军达到穆棱站,第三天坐火车进入下城子。”

 

在这之前敌派人到绥芬河进行策动,该防地自卫军第21旅旅长关庆禄在敌人的软硬兼施之下,向关东军驻绥芬河特务机关长长野大佐表达归顺之意。4日派使者赶到下城子,在列车车箱内就归顺问题和联队长竹本宇太郎大佐进行了谈判,参加谈判的有副官青木功少佐,通信系统的掘野文彦中尉及哈尔滨特务机关的坂间训一大尉。谈判的内容是解除武装的方式和归顺后有关关庆禄的待遇问题。5日中午列车达到小绥芬河(今绥阳)站,关庆禄、长野等人在此迎接,并和竹本等人合影。当日午后2时竹本支队没费一枪一弹,乘火车顺利开进边境重镇——绥芬河。

 

“在解除武装后,竹本偕少数随同人员,在绥芬河车站附近的广场举行阅兵仪式,参加阅兵的有归顺军两千余士兵。因为曾有过榆树事件(满军叛乱)的经历,有些害怕,至阅兵完毕时,有关人员才松了一口气。”

 

1933年1月6日,第39联队回归园部少将指挥,9日将第10中队(欠一个小队)留下警备绥芬河。主力从该地向东宁进发。10日午前10时,当园部主力行至万鹿沟沟口时,遭到王德林救国军的炮击并控制了小城子西山高地,敌遂以第3大队作为右翼第一线,第1大队作为左翼第一线展开,开始攻击救国军。由于救国军武装简陋,敌经北河沿越过绥芬河冰层,冒着炮火,在开阔的农田展开,成疏散队形攻击。救国军在炮击时,由于遭到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所部很快地向东面及南面退却,与此同时,日军利用飞机联络得知,朝鲜派遣军间岛派遣队已进入老黑山,冲破姜开山团防线,经闹枝沟、大肚川,占领了浪东沟、小乌蛇沟,控制了通往南面的退路。午后2时许,西南(北面是绥芬河,东面是中苏边境河)两路日军一齐向东宁县城(三岔口)发起猛烈炮击,整个县城被炮火硝烟所笼罩,城内建筑物被炸成了一片废墟。园部少将指挥步兵第39、第10及骑兵第10联队一部,乘硝烟没散而救国军又没进入反击之前,即沿东宁市街(今南关道)直取东宁县城,1月10日午后4时20分,东宁沦陷。

 

敌军占领东宁后,救国军遗留尸体约1300具,加上敌飞机轰炸等,使救国军遭受严重损失估计超过1500人。此次战斗日军战死7人,伤18人,病死7人,其他较多的是冻伤。

 

东宁沦陷后,王德林、孔宪荣率领600人及家眷、伤员,由团山子越过大乌蛇沟河(瑚布图河)边境线,退至苏联的勃尔塔夫卡农庄附近,集结修整。

 

此时,敌令步兵第8旅团园部少将指挥的部队,改为东部警备队(其余部队返回哈尔滨),负责东部边境地方警备。其部署如下:

 

东宁守备队

 

主力驻东宁,一部在绥芬河及小绥芬河,负责附近的警备。

 

穆棱守备队

 

主力驻梨树镇,一部在八面通,负责附近的警备

 

宁安守备队负责宁安平地的警备

 

穆棱站守备队

 

警备队长直辖部队,驻穆棱站及下城子。

 

关东军随后从第39联队抽调一部骨干,开始组建热河派遣大队。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