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边界日苏双方各阵地的特点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  阅读  次

修筑边境阵地的本意,在于防守敌军进攻的同时,也能发挥自己进攻敌军的作用,也可以说修筑阵地是保障能攻能守的有效手段。如前所述,关东军地苏联和“满洲国”边境地区构筑东宁(为东部主攻决战军服务)、绥芬河(东部助攻部队的营地)及虎头(旧名虎林—为东部分支作战部队服务)等三个阵地,当初本意作为进攻支撑点的意识较浓。半截河方面针对日军主力攻势,苏军既有在湖西地区北部被攻的忧虑,也有日军欲攻击而无懈可击的重点。而海拉尔阵地则更多地承担持久防御的任务。

 

各阵地都为能攻能守两方面目的而设,但五家子、鹿呜台、观月台的阵地一般规模小,主要针对侧面及空隙封锁,起碉堡阻敌的作用。

 

正北面及正西面的阵地采取战略持久战,因此上述两阵地都是为适应持久战而修筑的。正北面四阵地的首要意义在于:分别利用黑龙江(只在解冰期)、正西面的海拉尔阵地(前方是一望无际的不毛之地)作为障碍,组织具有进攻优势的苏军,但是持久战还必须在战术上采取进攻进退的各种手段。因此,这两个正面阵地是该方面作战军队持久防御的中坚力量,常常以进行短期进攻,并期望能在大规模战术决战进攻时能作为支撑点。

 

黑龙江省北面的阵地是针对从松花江方面来袭击苏军的舰艇及黑龙江省北面来袭的敌人而设置的,其意图大致与正北及正西阵地的意义相同。从苏军阵地规模来看,日军阵地规模不如苏军。

 

日苏阵地的比较

 

苏军在广大重要范围内分散有很多碉堡,在重要地方布置几条主抵抗线,并且碉堡配置紧凑。而日军据点式小碉堡的设置,采取堡垒方式,即设想将各据点、堡垒相互联为一体。

 

比较结果,苏军是“面”,而日军是“点”,日军只能将点连结成纵深薄弱的前线阵地。

 

初期,日军修筑阵地尚能达到攻防的目的,但诺门罕事件后苏军战力战备日益增强,若干阵地得以建设,日军不得不承认其对自己阵地的期望价值越来越小。这宛如前述的因受“满洲国”预算、资源等因素决定,大规模该修、新建阵地与增加军用物资供应同样困难。

 

苏军修筑阵地的性质及其守卫兵力

 

苏军

 

根据1936年版《红军野外教令》第258条,永久阵地是为了“确保整治战略上的重要地位”及“战略战术上必要性”而修筑的,并且该设施有利于击败强大兵力的正面进攻,粉碎敌人的进攻。事实上这是国力强势在阵地上的体现。

 

边境阵地的主要碉堡可分为碉堡、隐蔽碉堡和伪装碉堡三种。

 

碉堡是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普通火力点,由圆形、正方形、长方形、五角形、六角形等形状,其中六角形最多。一般配置最大射程级机关枪,还有二门野战级火炮。碉堡至少具有耐野战大炮进攻的能力,并且根据地形和任务不同而配置各异。并交织着暗堡及伪装碉堡,间隔约400-500米,纵深2-3列(有时4列),前后距离300-400米。重要地区碉堡通过地下坑道相互连接。

 

暗堡有旋转掩蔽和枪台可上下移动两种,而伪装碉堡并非全部是伪装物,其中含有强度较弱的速成碉堡(土制或木制)等,该伪装碉堡平时作伪装而战斗时亦可应急。

 

边境阵地守备队担当发射火力的任务,即能引敌人进攻又能粉碎敌人的任务,其兵力结构因任务、地形不同而各异。当时苏军的守卫队通常在一个司令部下设有独立阻击团,该独立团炮兵大(中)对和作战车炮大队个1-12个,独立机关枪大队3-4个,独立技术部队、联络中队各一个。其中机关枪作战车炮,炮兵在碉堡内发射火力,以阻击或反击。

 

日军

 

日军在苏联和“满洲国”边境阵地的部分特征、守卫兵力基本情况、阵地设施简述如下:

 

东宁、海拉尔、瑷珲等重要阵地的各要害部位配置能耐口径30厘米以上重威力炮弹及重量级炸弹共计的能力,并且能抵抗50吨重要战车的攻击,混凝土厚3米,而大部分设施混凝土一般厚约1.5米(可抵抗20厘米级重炮弹及普通级炸弹的攻击)。阵地守卫队的兵力结构因各阵地的重要性、规模、地形而存在差异。通常以一个大队为编制单位,特殊时以一个中队为编制单位,并且阵地的正面距离及纵深一般是以大队(中队)1200米—2000米(600米—1000米),每一大队编制重机关枪24挺、轻机枪27挺、步兵炮4门、野战炮4门、战车炮8门。

 

当时对在中苏边境构筑的阵地要求绝对保密,所以战后有各种传说,但所有阵地都配置有守卫队主力将士地下休息室,而同一地区各队内重要设施间并无通道。东宁、虎林、海拉尔及瑷珲地下居住规模是总员的三分之一左右。其阵地设施中配置有重要的掩蔽体(守兵待命对敌炮攻击及休养所)。指挥司令部、枪炮座、掩炮所(火炮待命位置)、观测台、弹药库、贮水池,将这些大部分或若干作为地下永久设施,此外还有不少事稍加固的野战阵地,大部分守兵起居间指示在阵地一角设置简单兵舍。

 

根据田末三郎中将(1938年2月—1942年8月任关东军阵地修筑部部长)战后回忆说:参与修筑阵地的全部人员都持有各自意见,由于受预算、材料、工程实力、时间等制约而十分之一都无法实现,并且还要面对当时远东苏军战略增强的压力,日方十分清楚地认识到改造和加强日军阵地的重要性,而实际上当时无能为力,担任备炮的炮兵专家也有同感。

 

与苏军彻底庞大规模的碉堡群及西欧一流马奇诺防线相比较,日军在中苏边境所修工事设施不彻底,小规模阵地遭受谴责、遗笑后世而倍感心痛。

 

号称强悍的关东军因修筑阵地而空留遗憾,特别记述了参与修筑人员痛心的感慨。

 

关东军在修筑苏“满”境阵地的同时,加紧后方战略基地的建设,使通过军用地、集团部落、靖化边境、开拓移民等手段掠夺大量土地,修筑一系列与要塞相适应的后方战略基地。因此,在距边境线10—50公里不等的地带,大规模修建兵营、仓库、机场、道路、铁路等军事设施。

 


Copyright © 东宁市要塞博物馆 黑ICP备 13005841号-1